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雁姑娘受刑记】

【雁姑娘受刑记】



             第一章少女蒙难   南越,盛夏的午后骄阳似火。除了知了还在不知疲倦地唱着歌,所有其他的
生物都好像睡着了,连树叶都停止了摇曳。   雁独自坐在A战略村警察局的办公室里,周围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她
轻咬嘴唇,用手指卷绕着乌黑的长发,脑海里不停地回放一小时前自己被捕的经
过:她打算趁炎热的中午敌人休息之际送出一份重要的情报。在村口,她与刚从
饭馆出来的警察局长安擦身而过。年轻的她并未在意,可老奸巨滑的安立刻起了
疑心:这么热的天气,集市早歇摊了,她要出去干什么?于是,他派人暗地跟踪
她进入椰林,准备在她传递情报时来个「人赃俱获」。不想,跟踪的特务踩响了
一根枯树枝,在万分危急之时,她吞下了写有情报的纸条。   雁忐忑不安地坐着,被捕以后,没人来审问她,也不知道他们会怎样来审问
自己,会不会对自己用刑?更令她担心的是妈妈会怎么样?妈妈根本不知道自己
为游击队送情报之事,更想不到她已经被捕了。从中午出来到现在还没回家,连
午饭都没吃,妈妈一定是非常着急了。   寂静中,雁隐约感到有一束目光紧盯着自己。她抬起头,看到窗外站着一个
年轻的哨兵,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雁羞涩地低下头,扫视了一下自己丰满
的胸脯。她有些后悔:不该穿这件白色三婆服,汗水浸透了紧身衣服,勾勒出丰
盈匀称的身材,使得那家伙像苍蝇一样盯着自己看个没完。   其实雁错怪了他。哨兵阿平是她中学一个年级的校友。青春期的少女发育早,
那时美丽聪慧的雁早已是学校有名的校花,她的美貌和日益隆起的胸脯吸引了众
多男生的目光。而阿平还是一个瘦弱的小男生,从未被雁正视过。三年过去了,
雁长成了如花似玉的少女,阿平也成了小伙子。为生活所迫,他当了一名南越警
察。今天,他奉命看守刚被捕的女要犯,万万没想到,坐在审讯室里的竟是他记
忆中的校花雁!他不禁多看了她几眼,她比原来更漂亮了!明媚的双眸,柔美的
红唇,抿唇时深深的酒窝,低眉垂目时长长的睫毛,垂到腰际的长发,白衣束裹
下的圆润曲线,美貌少女浑身散发的青春气息令人陶醉。在惊叹她美丽的同时,
他心里暗暗地为她担心,安和他的部下可是有名的虐待狂,给女犯用刑是他们的
嗜好,尤其是漂亮女孩他们更不会放过。他们一定会给拷打她的,娇柔的她能经
受得住那些酷刑吗?   又是半小时过去了。睡足了午睡的安和几名打手走进,把雁带进隔壁的刑讯
室,随手关上门。   阿平走进外间办公室,听着刑讯室里的动静。   审讯开始了。   「你叫什么名字?」   「阮氏雁」   「年龄?」   「17岁」   「你住在哪里,家里还有谁?」   「……」   「你到椰林里去干什么?吞进去的纸条是谁给你的?准备交给谁?」   「……」屋内是难熬的沉默。   安:「雁姑娘看来是不想多说话了,来啊!上刑!」   阿平聆听着里间的声响,心里一阵狂跳,他们正在剥光她的衣服!   阿平突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他极想进到刑讯室,看看美丽校花的赤裸
身躯。可没有安的命令,他是不能进去的。   隔壁一阵摆弄刑具的哗哗声,接着是安冷酷的声音:「还不想说话吗?我们
开始吧!」   刑讯室传来少女凄厉的惨叫声。安和打手们正在怎样折磨她呢?阿平的脑海
里浮现出刑讯室中常见的情景,他们是在将长针剌进她的奶头或者阴蒂?在用火
烧她的肛门和下身?在用尖嘴钳将她乳房和阴部的肉一块块拧下来?……阿平一
到想雁赤身祼体受刑的情景就再也坐不住了,他在屋里团团转,找到竹隔墙上的
一条小缝,扒着向里看,想看到一丝不掛的她。   一切都是徒劳的,阿平折腾了半天,什么都没看见。他暗自叹了一口气,只
好重新坐下,听着里屋的声音。   也不知给她用上了什么刑,雁的惨叫更加凄厉。惨叫声中,夹杂着她断断续
续的求饶:「我,哎哟……求求你们……唔……别夹了!……妈妈,快来救我啊
……他们用钳子……夹我小便处……我受不了了!……啊……」   「停下!」安问道,「你妈妈是谁?」   姑娘的哭叫声渐渐小了,可是她没有回答。   安又问了一遍。   「我不告诉你……她不在家……」也许因为疼痛,姑娘的声音在颤抖。   「阿平,你给我进来!」安气急败坏的叫声吓了阿平一跳。   苦于不敢进屋的阿平一下子跳了起来,推开门,冲进里屋。   他看见了赤裸的雁!她双腿分开跪在一张方形的刑橙上,脚踝和近膝关节被
宽皮带紧束,双手被吊起,一个打手拿着一把尖嘴老虎钳站在她身边。   姑娘还在抽泣,半球形的双乳随着抽泣轻轻颤动。   她的脸上掛着泪珠,身上满是汗水,但她凝脂般的肌肤上却不见半点伤痕。   阿平由衷地佩服安审讯手段的老到。他不想弄伤她的肌肤,就好像是不愿在
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上留下划痕,越是美女,他越是尽量避免在她醒目的部位留下
伤痕。   「阿平,你是本地长大的,一定认识她家里人。你说,她妈妈是谁?」安问
道。   阿平正要开口,却一眼瞥见了她坚毅的目光,他心里一惊:妈妈是她中的秘
密,她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也不吐出这个秘密,我能说吗?   「让,让我想想。」阿平吞吞吐吐地说。   安冷笑了一声,拿出一个打火机,绕到姑娘身后。他掰开她的屁股,点燃打
火机,伸向她的肛门。   娇嫩的肛门在火苗烧灼下剧烈收缩,雁惨叫着,挣扎着,被吊住双手的身体
竭力前倾,高耸的乳峰愈显坚挺,随着她的扭动剧烈跳动。   阿平心里咚咚直跳,他实在不愿眼睁睁地看着美丽的女同学如此痛苦。他犹
犹豫豫开了口:「我,我想起来了,她妈妈是村诊所的林医生。」   安从雁的肛门移走打火机,转过头来对打手们下令:「你们俩去把林医生带
来。你去把史蒂夫上尉请来。其他人给我把史蒂夫送的礼物打开装好!」   为了迫使坚贞不屈的越共分子招供,美国为南越警察制造了新式电刑设备,
其中有一种专门对付女犯人的电击器,可以变换多种通电方式对女犯人施用电刑。
A战略村警察局前几天才收到这种电刑设备,警察们还不会使用,精通越语的史
蒂夫上尉就是专门来此地培训使用电刑器的教官。由于曾经发生过用刑时间过长
而电死女犯人的事情,史蒂夫上尉不敢在同一个女人身上试用全套电刑,因此培
训之事就一直搁置着。今天,抓到了漂亮的雁姑娘,再加上她母亲,让两人轮流
受刑,既可以完成电刑培训,又可以同时拷打两个女人,还有,让她们母女俩相
互观刑,是对她们心理上的极大折磨,真是一举多得!   从冲进刑讯室的那一刻起,阿平的眼光一直盯着雁的身子看,似乎已经不能
移开,她的身体让每个男人充满性渴望。少女翘挺的乳房,嫩红色的奶头和两腿
部的隐密部位触手可及,阿平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他望着被固定在刑讯室
当中赤身裸体的姑娘,思忖着,他们还会在她身上干些什么呢?               第二章初受折磨   诊所门口站着一位风姿卓越少妇,黑色短旗袍勾勒出她浑圆的乳峰和臀部,
她就是雁的母亲林依榕医生。林依榕三十多岁,热带女性成熟早,她十七八岁就
生了雁。她的丈夫在雁几岁时投奔到北越,从此母女俩相依为命。雁是她的掌上
明珠,雁没敢把为游击队送情报之事告诉她,她自是对此一无所知。今天女儿上
午就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连中饭都没回家吃。她焦急地望着门外,祈祷
女儿千万别出什么事。   这时,两个警察来到门口,告知她的女儿正在警察局,让她跟他们到局子里
去协助调查。   心情紧张的她随着警察走进审讯室,眼前的情景使她惊呆了:女儿一丝不掛
地蜷缩在地下,夹紧双腿,尽量用腿挡住她的乳房,目光惊恐地望着刚进来的母
亲。   刑讯室的里放着一把笨重的带有扶手的橡木椅,椅子的前腿和后腿,都是用
L形的钢支架固定在地面上。橡木椅的正对面是一张类似产床的刑床,靠背上有
固定受刑人上肢的横支架和皮带。几个警察正在一个美国军官的指挥下忙碌着,
将一根根电线接到电椅和刑床上。   看到气质优雅的林依榕,安为她的美貌所惊叹:又是一个美女!这母女俩长
得真像!这女人到底是学医的,也太会保养了,这么年轻,母女俩看上去像是姐
妹!今天,我要好好地伺候她们!   一切准备就绪,安指了指林依榕和电椅:「来,先把大美女绑上去!」   几个打手不紧不慢地剥光林依榕的衣裤,把她按在电椅上,用皮带把她的小
腿牢牢地绑在椅子腿上,她的两腿分开了,手腕也同样用皮带牢牢地绑紧在扶手
上。另一条带子围住她的腰部,还有一根带子则围在她的乳房下方,将丰满的乳
房高高托起。   林依榕的脸羞得通红,可是她没有叫喊,她不能在女儿面前显露出自己的痛
苦。   「再来,把小美人绑到那张床上!」安再次下令。   「不!不要!……」雁惊恐万状地哭叫着。看到妈妈被绑在刑椅上,想到自
己刚才受刑的痛苦,她的内心充满无助的绝望。   打手们迫不急待地冲过去,当着母亲的面,把女儿绑到刑床上。她斜靠在刑
床上,上肢被平缚,双腿被极度分开,用皮带绑在「产床」的腿支上。对面的林
依榕看见了女儿被钳子夹伤的阴唇和被烧伤的肛门,她心如刀绞。   多么残酷的场景!赤身裸体的母女俩被分别绑在相隔咫尺的刑具上,要眼睁
睁地看着对方受刑!   安让阿平和警察们一起围在母女身边,然后举手对史蒂夫上尉行了个礼:
「尊敬的上尉先生,请您开始授课!」   上尉走到警察们中间,用流利的越语说道:「先生们!你们知道电刑的作用
和效果吗?根据我们美国人的经验,电刑是获得有价值情报的最有效手段。为达
到审讯目的,通常需要对受刑者的生殖器用刑。当电流通过受刑者的生殖器时,
将会产生强烈的精神和肉体剌激。而且,与你们平时所用的刑罚不同,电刑几乎
不会损伤受刑人的外观,用我们西方人的说法,这是一种审美式的审讯。」   他走到林依榕面前,用手指挤揉她的奶头,让奶头变硬勃起,然后又将手伸
向她的下身,用一个手指有节奏地按揉她的阴蒂,直到她发出不由自主的轻轻呻
呤。   「女人有几个性兴奋点,这些性兴奋点布满神经未梢,对性剌激和疼痛都非
常敏感。刚才我碰到了这位小姐的性兴奋点,你们看到了,她已经产生了性欲。
当然,对于未婚的女性,激发性欲可能会慢一些。」他转过身来,挤捏着雁富有
弹性的乳房,不顾她的尖叫,继续说道:「可一旦出现,她将是难以忍受的。先
生们请注意,性兴奋点越敏感,疼痛反应也越强。使用电刑,就是要电击这些敏
感部位,让她们在极度的性兴奋中极度痛苦。让她们轮回在天堂和地狱之间!在
接下来的授课中,我会给你们讲解女性性兴奋点的具体位置。今天,在场的每个
人都有亲自动手的机会。安,下令开始吧!」   「谁交给你们的情报?准备送给谁?你们两个谁先说?我数一、二、三,不
说就要动刑了!」   急于想见识的安连珠炮式地数完了数字。今天,审讯是不过是借口,看看怎
么给女人用新式电刑才是重要的,他不打算再讯问了。   史蒂夫上尉打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一台仪器和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玻璃
管。   上尉:「这是一台电动真空泵,使用起来非常简单,你们一看就会用了。当
然,这种刑具还可以用于男犯。像这几根玻璃管,就是专门用来吸阴茎和睾丸的。
请注意,不管是用在谁身上,一定要在受刑人的被吸部位涂上润滑油,防止划伤
皮肤。我们美国人是很不愿意见到受审者血淋淋的身体的。」   他拿出一管润滑油挤到林依榕的两个奶头上,用手指将润滑油从奶头到乳晕
抹匀,再从箱子里拿出两根口径小于奶头的玻璃管,两根玻璃管的一头接上真空
泵,一头顶住她两个的奶头。   真空泵的开关打开了,压力表上的红线不断上升。   她的奶头、乳晕和靠近乳晕的部分乳房被吸进玻璃管,它们被挤成条状紧贴
在玻璃管壁上,奶头被极度拉长,看上去像是一条瘦肉,乳晕上的颗粒被吸得明
显凸起,像是一粒粒小米粒。   林依榕顾不上女儿正看着她了,她大声哭叫着,「我真不知道什么情报啊!」   上尉关了真空泵,拧开玻璃管的中间部分,让吸着奶头的玻璃管仍留在她的
乳房上。   上尉说:「你们来看,她的奶头从这一端出来了一些。她的乳孔被完全吸开
了,对机械剌激特别敏感。你们越南人不是喜欢用长针从女犯的奶头剌进乳房吗,
现在可以试试了。」说完,他用指甲狠狠地掐了一下她露在玻璃管外的乳尖,让
刚刚安静下来的林依榕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打手们凑了过去,好奇地打量着她套着玻璃管的乳房,他们拿来几根平时审
讯用的钢针,从她的奶头剌进了乳房。   林依榕惨叫着,痛苦地摇着头,几乎要昏过去了。   雁在旁边大声地哭喊:「快别打我妈妈了!她真的不知道情报啊!」   安令打手取下林依榕乳头上的刑具,让她缓过来,好看女儿受刑。   安在自己的手心里倒了一些润滑油,他使劲搓揉姑娘的乳房,把油涂抹均匀。   上尉拿来两个吸奶器状的玻璃器具,扣在她高挺的乳房顶部,打开真空泵的
开关,压力表上的红线再次上升。   雁的两只乳房几乎都被抽进了吸奶器,奶头和乳晕都被吸得凸了出来,白晰
的乳房渐渐变成了青紫色。她痛苦地扭动着,企图甩掉吸奶器。但是吸奶器牢牢
地吸附在她的胸前,随着乳房剧烈晃动。   真空泵的压力继续加大,滴滴血珠从少女的奶孔中沁出。   出人意料的是,姑娘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叫声。她知道,妈妈正看着自己受
刑,自己的每一声惨叫,都会像刀一样扎在妈妈心上。挤满吸奶器的乳房像要爆
炸似的,她忍受着乳房的剧痛,咬得牙齿咯吱吱的作响。   上尉把负压开到最大,握住吸奶器使劲向外拉,她圆润的乳房被拉长到极限,
乳根几乎要被拉断了。吸奶器从被生生地拉离她的乳房,「啊呀……!」她终于
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几乎昏过去。   史蒂夫上尉扔下雁去准备下一轮刑具,他告诉兴奋不已的警察们,长时间的
过度挤压可能造成乳房坏死,要让她休息一下,等乳房恢复正常颜色后才能再次
用刑。   林依榕被女儿受刑的惨状惊呆了,直到打手们来到她面前才醒过神来。   上尉弯下腰,将手伸到她的下身,用两个手指捏住她的小阴唇上端向后压,
暴露出她的阴蒂。   他一边轻轻地挤捏她的阴蒂,一边给警察们上课:「阴蒂是女人最敏感的性
兴奋点之一。它由阴蒂包皮和阴蒂头组成,结构类似男人的阴茎,兴奋时也会勃
起。和你们的性器官一样,阴蒂头是最敏感的,我们喜欢在那里用刑。请诸位设
想,如果有人在你们的阴茎头上用刑会是什么感觉?这样就可以知道这种审讯方
法的效果了。」   林依榕羞涩地面色涨红,一边咒骂着,一边徒劳地试图夹紧双腿。   上尉让一个警察从箱子里拿出一根很细的玻璃管,接上真空泵。   他在她的阴蒂上涂上润滑油,捏起阴蒂,悉心地将它对准玻璃管的一端。   他打开真空泵。玻璃管的口径比她的阴蒂要小,负压将她的阴蒂头吸了出来,
阴蒂包皮却被玻璃管挡住。   警察们感到非常新奇。平常,他们也常对女犯的阴蒂用刑,对阴蒂用火烧,
用烟头烫,用钳子夹,用针剌……手段可谓是五花八门,可他们从来就不知道阴
蒂的结构,没听说过阴蒂居然像男人的阴茎那样敏感,更没见过被生生从阴蒂包
皮中拉出的阴蒂头!   上尉轻轻地拉动玻璃管,她的阴蒂随之轻轻抖动。她的阴蒂勃起变大,亮晶
晶的阴蒂头蠕动着,像一粒粉红色的豆粒,她的阴道口流出了乳白色的粘液。   强烈的剌激使林依榕产生了幻觉,她淫荡地呻吟着,全然不顾身边的女儿。
她想起了久别的丈夫,觉得是离别前的丈夫在温柔地抚爱自己。这时时空中的每
一句话,她都认为是丈夫的轻言细语,会毫无隐瞒地回答他。可现在,她无法回
答安的讯问,她确实不知道女儿干了些什么。   突然,一阵剧痛从下身传来,她不禁惨叫了一声,原来是上尉突然加大了负
压,巨大的负压吸得她的阴蒂头完全翻了出来。   上尉猛地拉下玻璃管,她翻出来的阴蒂头还在突突地跳动。   安拿来一根钢针,捏住她的阴蒂头,慢慢地剌了进去!   钻心的剧痛使林依榕拼命挣扎,丰腴的乳房随着她大口的呼吸抖动。她咬紧
牙关,一声不吭,她不能再让女儿的心受伤了。   直到大半截针剌进了林依榕的阴蒂安才住手。她的两个奶头和阴蒂上都插着
钢针,鲜血一滴滴地渗出。上尉告诉安,不要把针拔出来,等会上电刑还要用的。   又轮到雁受刑了。看到敌人走近自己,她紧闭上双眼,等待即将来临的考验。   上尉拿起一把刮胡刀,熟练地刮起她柔密的阴毛。剃刀轻轻触碰着少女的阴
唇和阴阜,异样的感觉像触电般传遍全身,即使她知道这是酷刑前的准备,她仍
然无法抵抗这种感觉!她几乎要呻吟了。   阴毛很快剃光了,少女光洁的阴部显得更加诱人。   上尉取出一个很大的吸引管,用一根手指在少女的阴部划拉着:「这一圈是
大阴唇和阴阜,它们富含脂肪,因此富有弹性,你们可以亲手按一按。这些富有
弹性的组织就像是橡皮垫圈,吸引管压住这里抽吸时就不会漏气。吸引管会让这
里产生奇妙的变化。请注意,一定要剃净阴毛,防止漏气。现在,让我们来试试。」   每个人都争着抚摸按压她极富弹性的大阴唇和阴阜,上尉看到南越警察们的
下身都已经高高隆起,他觉得有些好笑:可怜的先生们,学习才刚刚开始,你们
就这样了,等会怎么受得了啊!   站在他身旁的警察将吸引管抵住姑娘的阴部,上尉让他选择「间歇抽吸」模
式,然后打开真空泵开关。   真空泵发出间断的「嗡嗡」声。姑娘的阴唇在逐渐加大的负压下向外突起,
并随着间歇的负压抽吸有节奏地颤动,少女纤柔的小阴唇渐渐增厚变大,向两边
慢慢裂开,露出内侧粉红色的粘膜。   负压越来越大,她的小阴唇完全张开,就像一只张口呼吸的玉蚌,随着真空
泵的「嗡嗡」声搧动。   警察们睁大眼睛看着她的阴部变化,少女紧闭的阴道口张开了!透过张开的
阴道口,警察们看见了她薄如蝉翼的处女膜,米汤状的粘液从她处女膜上的小孔
中泊泊涌出!   真空泵一吸一松地工作着,雁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无
法为意志所控制。她觉得好像是一张柔软的嘴唇在不断地吸吮自己身体最敏感的
部位,少女身平第一次爆发出强烈的性欲。她的面色通红,双唇微启,头部后仰,
臀部在刑床上扭动。「啊……啊……」她发出充满快感的呻吟,似乎忘记了自己
身处恐怖的刑讯室。   对面的林依榕紧闭双目,她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受刑。安走过来揪住她的
头发,强迫她睁开眼:「看你的女儿都成荡妇了!是你先招还是要你女儿先招?
快说!」   安的嚎叫使雁从幻觉从猛然惊醒,呻吟声嘎然而止。她好像忘记了还在自己
下身抽吸的真空泵,用仇恨的目光瞪着他,将一口唾液吐向他。   安抓住她的头发,打了她一记重重的耳光。   「Congiangha!」(婊子养的)安恶狠狠地用很难听的字眼咒骂
她。   史蒂夫上尉伸手拦住安,命令警察打开另一个箱子。阿平看见箱子里装满了
各种各样的电夹和电击棒,他心里一紧:后面的刑讯一定更残酷,她们怎么能够
忍受啊!               第三章电刑考验   上尉戴上一只绝缘手套,用手指极度分开雁姑娘浅褐色的小阴唇,阴唇内侧
粉红色的粘膜暴露无遗。他拿着一根细细的电击器,用电击器的尖端在她的尿道
口周围拨弄着,姑娘的脸很快胀得通红,她咬紧嘴唇,竭力忍住呻吟。上尉边拨
弄边告诉身边的警察:「这里是U点,是一小片非常敏感的直立组织,就分布在
尿道口的上方及两侧,轻微触摸都能产生强烈的性刺激,其程度超出了人们的想
象。」   上尉的话使雁恐惧得全身战栗,她张着的双唇紧紧地合在一起,准备战胜肉
体的痛苦。   上尉打开电击器,一团蓝光在电击器顶端和湿润的粘膜间跳动。   「啊呀………」姑娘厉声惨叫。   他好像没有听到姑娘痛苦的叫声,用戴着绝缘手套的手指一直撑开她的小阴
唇,长时间地在她尿道口周围通电。   姑娘惨叫着,挣扎着,突然,她的尿道口有节奏地收缩,射出一股股清亮的
液体!   上尉:「这可不是撒尿。持续剌激U点,有些女性会产生排尿的欲望。还有
些女人可以像射精一样地、有节奏地由尿道间断射出少许液体。我们称之为射液,
是女人性高潮的表现。所以,电击U点是非常有趣的。」   「当然,我们还有电击U点的方法,甚至可能更剌激。」上尉边说边关上电
击器,「让我们来点新的。」   他将两根细棍放入雁的小阴唇内侧,从上下两端撑开小阴唇。再拿来一个连
着电线的小号鳄鱼夹,一端插进她的尿道,一端夹住她的U点;另一根较粗的金
属棒被插进她的肛门。   安走到电流控制器旁,他告诉雁,这种刑具比刚才的电刑厉害得多,劝她不
要在受尽苦头之后再供出她早应该供出的事情。   雁沉默以对。   电流控制器的红灯亮了,姑娘骤然瞪大了眼睛,口中发出呜呜的呻吟;随着
电流加大,她大腿周围和阴部的肉由间歇抽搐转为节奏很快的痉挛,她拖着长音
发出尖厉的惨叫,尿液哗哗泄出。   「停下!求你们快停下!放过我的女儿吧!」林依榕的哭声盖过了雁的惨叫
声。女儿受刑的场面实在是惨不忍睹,她顾不上自己还插着钢针的奶头和阴蒂的
钻心剧痛,哭喊着为女儿求饶。   上尉示意关掉电流控制器,让雁有一点恢复的时间。   他看了看林依榕,对警察说:「给她来点简单的!」   一个警察拿来几个电夹,夹在剌进她奶头和阴蒂的钢针上。   通电了。电流从她的两个奶头上通过,直达她的阴蒂,使她身上的肉不停地
抽搐,每当电流增强的时候,她的身子就反弓起来,头向后仰过去;她的脸色苍
白,汗水从她身上沁出,头发也粘到她的脸上。   林依榕拉着长声的尖叫颤抖着,令人毛骨悚然。   渐渐地,她的惨叫声消失了,头无力地垂到胸前,汗水像露珠一样从她的身
上滚落下来,显然她已经昏死过去了。   冷水将她浇醒,她睁开眼,看到打手们又围住了雁。她知道,他们又要折磨
女儿了。   这时,夹住少女尿道的电夹已被取走,但金属棒仍插在她的肛门里。   安将手伸到少女被分开的两腿之间翻来覆去地摆弄着,姑娘几乎是惊讶地啊
了一声。   他从里面抽出沾湿的中指举起来,上面有不多的一点淡红色血迹。   他停了几秒钟,随即大笑起来。他把手给姑娘和她的母亲看:「说出来,不
然的话,又要开始了!」   林依榕心如刀绞,女儿还是处女啊!她暗暗想:雁啊!你究竟干了些什么?
让我们母女俩受尽折磨?   上尉让警察们轮流将手指插入少女的阴道,在阴道入口二、三公分的前壁处
按压,然后问道:「你们触到什么了吗?」   一个刚把手指抽出的警察说:「摸到一个像橡胶一样坚实凸起物,像钱币一
样大小。」   听完警察的话,林依榕顿觉如雷轰顶:天哪!他们在抚弄女儿的G点啊!身
为医生的她熟知性知识,G点可是女性最敏感的性兴奋点啊!她无法想像G点受
刑的痛苦,未婚的女儿怎么受得了啊!   上尉又开始讲课了:「你们刚才触到的凸起物叫G点,是德国妇产科医生格
拉夫伯格首先发现的,按压时可以产生非常强烈的性冲动,就如同在你们勃起时
挤捏你们的阴茎龟头沟和阴茎系带。先生们,想想这种美妙的感觉吧!那么,在
这里通电会怎样呢?」   他拿出一个牛角状电极,将手指伸进雁的阴道,摸到G点部位,再插入角状
电极,并悉心地将电极前端顶紧她的G点。他将电源接到电击棒露出的插口上,
打开电刑控制器。   电刑控制器以脉冲放电方式每隔数秒电击一次,间断剌激她的最敏感部位。   从未有过性体验的少女兴奋得几乎发狂,冥冥之中,她仿佛感到有人在那里
不住地抽插。   她的脸色涨得红紫,表情异常激昂,目光恍惚地大声呻吟起来,她的大腿根
部一跳一跳地痉挛,带动插在阴道和肛门里电棒有节奏地摆动,一股股乳白色的
分泌物被从下体挤出。   突然,上尉调动了电刑控制器的按钮,转为连续放电!   姑娘的大腿根部的肌肉立即出现持续的痉挛性收缩,阴道口颤抖着紧缩,她
发出异常凄厉尖声惨叫。   姑娘的面色越来越苍白,上尉取出电刑刑具,停止了用刑。   天色已晚,安早已失去审讯兴趣。他现在要的是看看究竟还有多少电刑方法?
他不打算再讯问了。   该让姑娘喘口气了!打手们又走向林依榕,拔下仍插在她身上的钢针,她紧
皱双眉,发出痛苦的呻吟。   上尉取出一个很大的Q形金属环交给安,告诉他:将Q环放入的林依榕小阴
唇内侧,贴在她的小阴唇根部,撑开小阴唇,Q环的尖端要顶住她的阴蒂。   安照着做了。这时,林依榕湿润的小阴唇内侧粘膜、尿道口、阴道口全部暴
露在打手们眼前!   电刑开始了!电流剌激着她极其敏感的阴蒂和小阴唇内侧。   上尉不理睬尖声惨叫的林依榕。他让警察们看着她的下身,说:「环的Q形
尖端和环体分别是正负极,这样可以在小阴唇内侧和阴蒂上用刑。使用Q环,能
让电流直接剌激她性神经最为丰富的部位。而且,审讯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阴
蒂勃起、阴道收缩和分泌物流出情况,控制通电时间。」   哦!是的,是这样的!警察们看到了在她下体所发生的这一切,她的阴蒂和
阴唇蠕动着变大隆起,阴道口有节奏地收缩,分泌物再次流出。   上尉恰到好处地控制着电流大小,尽量延长用刑时间,使她在极度痛苦中一
次次出现性兴奋。   经验丰富的上尉发现,她的分泌物明显减少了。他知道,反复的电剌激已经
使她的性反应明显迟钝。于是,他停止了电刑,要等她休息一会,再给她一次强
剌激。   雁闭着双眼斜靠在刑床上,被缚住的双腿仍然大张着,下身的分泌物糊满了
会阴和肛门,散发出淡淡的酸味。她的面色已经转红,她轻轻地喘息着,看得出,
年轻的她已经从刚才的酷刑中恢复过来。   上尉转过头,对阿平下令:「你,是今天唯一没有动手的!现在,请立刻照
我的指示在这位姑娘做一次!」   阿平心里又惊喜又紧张。惊喜的是终于有机会触摸校花的美妙身体,紧张的
是他实在是不忍心对过去的美女同学下手。   「快点!」安的一声呵斥惊醒了他。他缩手缩脚地走过去,用颤抖的手伸向
雁的阴蒂。   紧闭双眼的雁感到了他的手,颤抖的手指居然如同按摩一般,使她再次出现
反应!她的阴蒂开始勃起,阴唇开始变厚张开。   「停下!」上尉下令,「你把这两个夹子夹在她的奶头上,把这两个曲别针
接好电线别在她的小阴唇上!」   阿平心里呯呯直跳,他颤抖的手捧起她沉甸甸的乳房轻轻地挤捏,将鳄鱼夹
夹在她软软的乳尖上。接着,他捏起她柔软的阴唇,将曲别针夹上她半张开小阴
唇。此时的他,感到下身仿佛快胀爆了!   当电夹夹上姑娘的奶头时,她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她睁开眼睛,低下头,
好像在检视着一个个连接在生殖器上的电刑装置。   酷刑开始了!电刑控制器指示电压的红线在不断上升,电流从雁的两个奶头
上通过直达阴部,使她身上的肉不停地抽搐。她高耸的乳峰在电流剌激下剧烈弹
跳,小阴唇抽搐着极速张开,分泌物再次涌出……每当电流增强的时候,她的身
子就反弓起来,头向后仰过去;她的脸色苍白,「我握……都告诉……你们。」
雁显然已经到了频于崩溃的程度,她竭力把话说得清楚一些:「我,哎哟……说
唔……把东西,拿下来……」   安命令关掉电刑控制器。可是,雁很快从电刑打击下恢复过来,她咬紧牙关,
一声不吭。   安又一次次拧开了电源,雁难受得死去活来,最后昏死过去。   林依榕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上尉和安,她已经无力哭喊了。可是他们不会放过
她,他们明白,这是今天最后一次机会了。   安用一个特大号鳄鱼夹,张开后同时插进她的阴道和肛门,夹住会阴部,再
在她的奶头上夹上两个小电夹。   上尉将电刑控制器调到最大,电椅上林依榕好像是背后有只无形的手在推动
一般,试图漂浮起来。可是,几根皮带紧紧束缚住她,使她只能在电椅上挣扎,
惨叫,直到昏迷。   母女俩被从刑椅上放下来,她们像被暴风雨摧残过的美人蕉软软地躺在刑讯
室中。望着她们苍白的面容,安不得不下令结束审讯。他站起身来,阴沉着脸说
「够了,你们不要再碰她们了。一味用刑也没有用,她们不会讲的。十万次中会
有一次遇上不肯招供的人,她们就属于这种情况。明天我们再来,但愿她们不会
总是让我们失望。」   母女俩即将被送到牢房,阿平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他想象不出女人生殖器
受电刑的感觉,那种在电击中出现性高潮的感觉一定万分痛苦。看到箱子里还有
许多未曾使用的电刑器具,看到她们饱受电刑摧残的生殖器几乎完好如初,阿平
心里非常清楚:他们尽量不弄伤她们的生殖器,一定是为了以后能对她们的生殖
器使用更多更残酷的刑罚,她们还受得了吗?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五光十色】(1-4) 下一篇:【温暖的爱巢】(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