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我与岳母的销魂往事_淫妻激情_

我与岳母的销魂往事_淫妻激情_




当我把电话打过去,听到我岳母的声音的时候,我非常的吃惊。我随口问她来做什么,我岳母说是来看病,我吓了一跳。随后电话里我岳母又对我说:“傻小子,逗你

玩的。我一个月没见到我的好女婿,心里想得受不了。”

天那,她哪是想我想得受不了,一定是她那骚屄想我的鸡巴想得受不了!于是我赶忙对同事谎称我的一位同学来了,请三天假,陪他出去转转。有谁知道这三天里,我

正在南湖宾馆里,和我岳母干得天昏地暗。

当时正是四月,春暖花开的季节,万物复苏,容易使人产生情欲的冲动,我也休整了一个月,对性的需求特强,一路上想到岳母那丰满的奶子和款款扭动的圆润的大屁

股,我的鸡巴就胀得难受,我也知道我这还未到四十的岳母浑身上下洋溢着急需我无限滋润的情欲。

在快到南湖宾馆的时侯,我的心里又有些犯难,这机会固然难得,但是我和岳母在南湖宾馆里作爱风险实在太大,我们以什么借口能在房间里呆上几天呢?

到了宾馆进了房间,岳母便把我紧紧抱着抵在门上,充满香津的嘴唇紧对着我的嘴,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姿势呀,我激动得连忙一把含住她的香舌不停地吮吸后,说道

:“妈,这样太危险了。”

哪知我这风骚的岳母魔术般地从身后拿出一张结婚证书,在我眼前一晃道:

“我都准备好了,我是来和你结婚度蜜月的。”我打开一看,我的天啊,我这岳母真能干,她用她年轻时的照片以小红的名字给我们偷办了一张结婚证!

我激动得一把掀起她的黑裙,迅捷地向她阴部探去,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润,白嫩的大腿上也已流满了淫液。我飞快地扒下岳母的内裤和裙子,上衣也顾不得脱掉,立即

将阳物抵了进去,一切是那么的润滑,阴道里面的感觉热流一般,那可是小红从未给过我的感觉。

“我肏死你!我肏死你!”我已找不出任何表达自己快乐的语言,开始死命地用劲猛肏起来。

“嗯……嗯……嗯……”岳母的呻吟性感而压抑。

“我肏死你!我肏死你!”我激动地呼叫着。

岳母却紧紧用嘴吻着我的嘴,大声喘息着,“别说了,小声点。”

是的,说的不如做的,于是我放手大干起来。捣了大约有二、三百回合,我把岳母雪白的大腿舒展开来,正面向我,我从后面用手紧紧箍住她肥硕的屁股,把她整个人

抱在怀中,两只手几乎接近潮湿的阴户,捧在手上轻轻地抽插起来,我发现,岳母肥嫩的屄红润而有亮泽。

大约又有百余回合,我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抽插,已经使岳母几乎在我的怀中昏厥了一般。我吓了一跳,真以为把她给肏昏了,正准备把岳母放到床上,谁知岳母却

说:“怎么不动了?”我立即感到她的下身开始猛烈地使劲抽搐,并发出一阵一阵的绞动。天哪!她哪里被我肏昏了,她正在充分地享受着呢!

望着面色潮红的岳母,我说:“你还行吗?”

“行!行!你尽管使劲!尽管使劲!”

我的激情又被充分调动起来,“我肏死你!我肏死你!”

岳母说:“你不要叫,要叫就叫轻点,叫我妈妈,叫我妈!”

叫妈妈?这是我未曾想到的,岳母没有儿子,难道她有乱伦意识?再说我也叫不出口,我犹豫了下,“阿姨!我的好阿姨!我的美阿姨!”

“不!不要这样叫,你叫我妈妈!妈妈!”

“噢!妈妈!妈妈!妈妈!”这时我彷佛已处在了被动。

岳母反客为主,用手轻轻拍了拍床,示意我躺下,并一边飞快地脱去上衣,露出两只粉嫩硕大的奶子,和我紧紧亲了几下嘴后,两手拿着我的阳物,自己将其用力地抵

了进去。

天哪!我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滋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幸福时光?小红可从来就没这样过。也许是我太激动,在岳母下身不断地扭动,阴部奋力绞动的凌厉攻势下,

我终于一泄而出,而岳母肥白粉嫩的屁股仍在意犹未尽的扭动着。

见我已经停息,岳母这才躺在我的身边,我发现岳母的下身简直如水洗过一般,我摸上去,那肥嫩光滑的感觉如同是在丝绸上。

岳母仍喘着气,“你还好吧?”我这才想起,我还一直没亲过她的乳房,于是我把岳母抱起,她的一身白肉又立即压在我的身上。

我的手轻轻从岳母肥肥的屁股后面摸过去,屁股沟里满是她那无穷的津液,水淋淋的,我的心不禁一动,想到该如何迎接下一波的到来。

上一篇:校园淫谣_淫妻激情_ 下一篇:婶婶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