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暗黑之馆】(凌辱17岁少女)

【暗黑之馆】(凌辱17岁少女)



  李慧芳17岁   为富商独女,由于父母自小过份溺爱,养成其高傲自大的性格。   短发,身材适中,略瘦,拥有精致的五官,尤其以眼睛最为吸引。   陈雪怡17岁   在一般小康之家长大,是李慧芳的好友,性格温柔体贴但个性坚强。   长发垂背,身材较慧芳丰满,但不属于波霸类型,有小许近视,常带上一副
金丝眼镜。   陈心怡16岁   雪怡的妹妹,内向怕事,凡事依赖家姐,全无运动细胞可言,爱发白日梦。   和姐姐不同的是心怡有一把亮丽的短发,身材则与慧芳相约,给人一种含苞
待放的感觉。   周慧仪18岁   家中有一兄一弟,家人待她像公主一样,养成其任性,爱任意妄为的性格。   比较矮小的她是属于娇小玲珑的一类,短发,却拥有骄人的上围,大约有3
5寸左右,由于矮小的关系,胸膛显得加倍巨大。   李孝慈18岁   在校是有名的天才少女,IQ180,校际棋艺比赛的冠军,是一名典型的
乖乖女。   短发,同时热爱运动的她剪了一把短发,身材丰满而恰到好处,肤色较黑,
但带有一种自然美。   苏家敏19岁   是众人的学姐,处事冷静,细心而有耐性,所以能得到众人的信赖,也是今
次露营的领队。   一头短发的家敏,拥有令人兴奋的骄人身材,38寸的上围再配以修长的美
腿,令她一直不缺裙下之臣。   文婉华18岁   个性很酷而细心,成绩及运动水平也一般,但拥有令所有男性着迷的美貌,
是县内首屈一指的美女,因此与慧芳颇有微言。   长发及背,拥有均衡身段的美少女,拥有明媚的眼神,娇艳的红唇,令她迷
倒所有见过她的男性。据说,她的储物柜每天也被情信塞满,可见她的吸引力何
等惊人。   **********************************************************************              第一章(恶魔之馆)   漆黑的天际,无情的下着雨、吹着风,在远郊的一个树林内,狂风正吹倒了
一个营幕,六、七名少女忙从帐幕内爬出。   「真倒运,昨天的天气还好好的,今天竟突然挂风球。」一名叫慧芳的少女
气愤的嚷着。   「别说了,赶快找地方避雨吧,不然大家也会冷病。」另一名叫家敏的少女
说着。   「可是这儿会有可供避雨的地方吗?」另一名叫心怡的少女问。   「其实在不远处有一间百年历史的大屋,是我偶然在土地署的资料找到,今
晚大家就在那儿过夜。」说完,家敏便在前面领路。   大约步行了六、七分钟,一行人终于来到家敏所说的大屋。   「很大呢!是一座三层高的大屋。」雪怡赞叹的说着。   突然,耳边传来了慧仪的呼叫声:「快进去,山泥倾泻了!」   众人急忙走进屋内,才关上门,山泥已汹涌而至。一阵混乱过后,众人才发
觉大门被山泥堆压,再也不能打开。   「门开不了,怎办?」一名叫雪怡的少女问。   「别担心,通常这种大屋也有五、六个出入口,不过天色已晚,还是先找睡
觉的地方。」说完,家敏便走进大堂。   「想不到这般豪华!」众人正惊讶于室内的装修设计,婉华好奇地指着大堂
中的神像问:「这是什么神像,怎么我从未见过?」   「这是北欧主神奥丁的神像。」以天才闻名的考慈解答她。   慧芳不服地道:「奥甚么丁,骑着一只八脚的畸胎,我看九成是馆主的自画
像。」   众人走过了长巷,兴奋的发现,「真好!这里有八间客房,和一间主人房,
今晚大家不用挤在一起。」雪怡笑笑说。   也不待众人回应,「我当然要睡主人房。」慧芳抢着说。   「可是主人房离客房这么远,室内又是隔音的,妳不怕吗?」考慈说。   「怕什么?别说了,晚安。」慧芳说完便走进睡房,众人无奈下只好各自休
息!              第二章(夜魔劫)   经过了一天的行程,慧芳很快便已入睡,五人的大床上,海棠春睡着。迷糊
间,慧芳发觉自己手脚不能动弹,醒来竟发觉自己被大字型缚在床上,床前不知
何时已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神秘人,男人的面上带了一个银制的面具,只盖着眼
及鼻,手中拿着一把倭刀(一种超长的日本刀),慧芳被眼前的景像吓得狂叫,
不禁想起这房间是隔音的。   男人走到慧芳的身边,刀尖轻轻在少女身上游动,慧芳露出惊惶的表情,锋
利的刀轻易割破慧芳身上的衣扣,男人把刀在床前一插,双手用力一撕,慧芳身
上的衣服已被粗暴撕去,接着到胸围、内裤。   「不好,他要强奸!」慧芳心想。   不一会慧芳已赤裸的缚在床上,男人的眼中流露出赞叹的神色,接着脱下自
已的衣服。慧芳特然发现男人的胯下有一根像小手擘的东西,足足有九寸长,这
是男人的阴茎,慧芳惶恐的明白过来。男人低头吻着慧芳的阴户,双手则按在慧
芳的乳房上,轻轻揉动,指尖轻夹着少女的乳尖来回扭动,男人吻遍慧芳的大小
阴唇后,便对着慧芳紧闭的阴道口不停吹气。   和身体的不停挣扎相反,慧芳发现自己的体内正产生莫名的快感,慧芳发觉
自己的乳房慢慢胀大,乳头更硬直起来,少女的蜜壶更慢慢渗出爱液。男人也同
时发现了这点,低下头不停吸啜着慧芳的爱液,细意品嚐,然后深深吸了一口,
灌回慧芳的小嘴内,慧芳迫于无奈吞下自已的爱液,男人的舌头却乘机侵进慧芳
的小嘴内,与慧芳的香舌相交缠,男人更猛烈吸啜慧芳的津液,再把自已的津液
灌回慧芳嘴内。   此时男人的阴茎已抵在慧芳的阴户上,怒胀得如同棒球的龟头被慧芳的阴唇
轻夹着,男人改以双手用力揉动慧芳的乳房,慧芳已明白到将面对的事情,眼角
流下屈辱的泪水。男人双手用力一扯,以慧芳的双乳借力,阴茎已挤进少女未经
人事的阴道内,转瞬间,男人的龟头已抵在慧芳的处女膜上。男人把阴茎抽离少
许,再狠狠的插进慧芳的嫩穴内,阴茎先刺穿慧芳的处女膜,再深深插进少女的
体内,处女血由慧芳的阴道口流出,染红了洁白的床单。   慧芳只感到自已下身像被一条烧红的球棒所灌穿,心中只感到极度的痛楚,
男人却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不停猛烈抽插,享受着慧芳肉壁的挤压。慧芳本是处
女之躯,阴道自然紧窄非常,被男人施暴奸虐,粗大的阴茎硬生生挤进慧芳幼嫩
的阴道,慧芳的阴道肉壁紧夹着男人的阴茎,热烫的阴肉紧咬着男人的下体,只
见男人舒服得眉开眼笑,不停用力抽插,慧芳却痛得不停扭动呻吟,下阴的痛楚
传遍了慧芳的全身,男人粗大的阴茎才只插进了一半,便已狠狠的顶在慧芳的穴
心。   男人停下了抽插,迫慧芳继续二人的湿吻,双手则在慧芳的乳房上用力扭动
揉弄,只弄得慧芳娇喘连连,阴道再次流出丝丝爱液。男人以龟头不断磨擦慧芳
灼热的穴心,直至慧芳的肉壁狠狠夹着男人的阴茎,由穴心射出的阵阵卵精,洒
落在男人的龟头上。   慧芳已被干到高潮,男人的下体再次不停抽送,龟头仍不停撞击着慧芳的穴
心。慧芳感到男人的气息越来越粗重,知道男人也即将到达高潮,才忽然记起自
己今天是排卵日,慌忙哭求男人不要射到她的体内,可惜男人全不理会,只顾不
停用力抽插,直至龟头硬生生插进慧芳的子宫内。   慧芳再次达到高潮,灼热的卵精不停的泄射在男人的龟头上,阴道则反覆挤
压着男人的阴茎。男人发出了一声吼叫声,阴茎全力的插进慧芳的身体深处,白
浊的精液不停的泄射到慧芳的子宫壁上,直至大量的精液充斥在慧芳的子宫内。   男人的阴茎仍留在慧芳的体内,毫无打算退出,虽然刚射完精,但阴茎仍异
常巨大,把慧芳的阴道塞满。   男人故意把龟头紧塞着慧芳的子宫口,令内里的精液没有一丝能流出体外,
慧芳也知道男人的用意是要故意令自己受孕,可惜却没有任何办法,母性的本能
更令她隐约感到男人的精液已与自己的卵子相遇,正努力结合着。   男人一边享受高潮的馀歆,一边湿吻着慧芳的双唇,男人的舌头甚至把慧芳
的柔舌扯出唇外,再把慧芳的香舌深深的吸到自己嘴内,男人的双手则不停拉扯
扭动慧芳的乳头,二人一直如此紧密交合了个多小时才告分开。   当男人的阴茎从慧芳的阴道内抽出,一丝丝白浊的精液混和着慧芳的卵精爱
液,以及处女血慢慢流出,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慧芳感到自已的卵子已受精成
功,切切实实的因奸成孕。   男人稍作休息,阴茎很快便重拾雄风,男人忽然坐在慧芳的乳房上,双腿紧
夹着慧芳的头部,迫慧芳替自己口交,慧芳紧闭双唇坚拒,男人随即以手捏着慧
芳的鼻子,慧芳只感呼吸困难,无奈只好张口吸气,男人乘机把阴茎往慧芳嘴内
一送,慧芳只好把男人的阴茎含在嘴内。   男人不停的用力抽送,每一下的抽插也把龟头撞到慧芳的喉咙深处,慧芳的
津液沿着男人的阴茎流落床上。男人不时以龟头磨擦慧芳的香舌,一会儿则猛烈
抽插,令慧芳痛苦不堪。经过无数次抽插之后,男人终于把充满腥臭的精液,射
进慧芳的小嘴内。   由于量太多的关系,有不少白浊的精液由慧芳的嘴角流出,慧芳强忍下恶心
的感觉,把嘴内的精液舌下肚,只感到腥臭无比。男人俯首舔掉由慧芳嘴角流出
的精液,送回慧芳的嘴内,直至慧芳吃下所有他射出的精液为止,。慧芳大约吃
了二百毫升的精液,她甚至感到自己的胃中正充斥着男人精液的恶臭。   男人隋即解开慧芳手脚的束缚,慧芳正以为恶梦已完结,谁知男人原来将慧
芳改为缚在书桌上。男人将慧芳的双手反缚在背后,迫她伏在书桌上,再用绳将
慧芳的双脚分开缚在两只枱脚上。男人随即取来一只水杯,慧芳正惶恐男人要如
何虐待她,慧芳很快便得到答案。   只见男人将水杯放在慧芳的乳房下,随即以像要捏爆慧芳乳房的力度捏压着
慧芳的右乳,只痛得慧芳流着泪,不停扭动身体。男人不停加强力度,甚至令慧
芳雪白的乳肉在他的指掌间变型,慧芳正要以为自己的右乳将被男人捏爆,幸好
慧芳的乳头正慢慢渗出乳汁,滴落男人预先准备的水杯内,刚滴满约半杯。男人
便改为在慧芳的左乳捏索,慧芳感到比刚才更大的痛楚。好不容易,男人才挤满
了整只水杯,慧芳已痛得死去活来。   慧芳不敢相信自己竟被男人硬生生的挤取了近五百毫升的乳汁,只见男人慢
慢的细心品嚐,直至喝个乾净。男人又将含在嘴里的一小部份乳汁灌回慧芳的嘴
内,慧芳正感到一服充满少女体香的乳汁流入口内,味道酸酸的,才知道这正是
男人从自已身上捏取的母乳。   男人走到慧芳的身后,从后紧抱着她,双手不停揉动着慧芳的乳房,嘴巴则
不停吻着慧芳的耳珠及颈项。慧芳感到男人的阴茎在自己的股间不停磨擦,心中
升起恐怖的想法:「难道他要肛交?!」   果然,男人很快便把龟头抵在慧芳的菊穴上,阴茎硬挤进慧芳的后庭内,慧
芳痛得只懂惨叫,男人的阴茎才进了一半,慧芳已痛得晕倒,男人却不停用力挤
插,直至把九寸长的阴茎全数插进慧芳的后庭内为止。   慧芳被剧痛痛醒过来,少女的肛门口流出丝丝血丝,男人慢慢抽送腰肢,慧
芳只感到男人的阴茎在自己的肠内不停抽插,痛苦异常。男人抽动了三、四百下
后,轻轻把阴茎抽出,再次插进慧芳的嫩穴内,以老汉推车继续奸淫着慧芳。   慧芳的阴道仍然非常紧窄,男人抽动了三、四百下后,再次把阴茎抽出,重
新插进慧芳的菊穴……如此不断反覆抽插着慧芳的两个小穴。   强烈的抽插令慧芳的身躯不停前后扭动,甚至身体也生出快感,慢慢地这种
快感再引发高潮,甚至在肛交时也不停泄身,卵精更慢慢流出体外。男人吸啜掉
慧芳所泄出的卵精,细心品嚐,阴茎再次插入少女的嫩穴内,狠狠的直插穴心,
如攻城车的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慧芳的穴心,令慧芳的高潮始起彼落。慧芳的
身体转成发情的粉红色,一波波的高潮吞噬着慧芳的神智。   到后来,慧芳已身不由己的迎合着男人的抽插,阴道更主动的紧夹着男人的
阳具,男人拥有超人的性能力,不停的抽插了一个小时,数千下的抽插已为慧芳
带来了六次高潮。男人最后用尽全力把阴茎插进慧芳的子宫内,九寸的阳具全挤
进少女的嫩穴,二人同时到达高潮。   男人的精液先把慧芳的卵巢、子宫灌满,在注满阴道、填满了慧芳的整个下
体,才把多馀的精液射到慧芳的面上以及乳房上,直至慧芳的俏脸以及乳房布满
男人白浊的精液为止。   男人满足地解开慧芳,把晕睡了的少女抱回床上,瞧瞧自己的杰作,满意地
离开。                +++++++              第三章(魔迹再现)   第二天早上,众人听罢慧芳昨晚的遭遇,各人也显得阴晴不定,心怡首先发
言:「慧芳,妳确信自己受孕了吗?」   慧芳难堪的点点头,家敏打断了她们的话题,看来此处不易久留,我建议大
家分成三队,分开探索出路,可用的道具或武器,以及通讯器材,只见众人也没
有异议,家敏便接着说,我和慧芳以及慧仪一组,雪怡和心怡两姐妹一组,婉华
以及考慈一组,大家兵分三路搜索,于是三组人向不同方向出发。   雪怡和心怡搜索的是大屋的东翼,二人翻查了三、四间房间之后,在走廊的
末端发现了大屋的厨房。   「心怡,妳负责搜索隔壁的储物室,而我则负责这房间。」雪怡对妹妹说,
于是心怡独自走到储物室内。   不久,雪怡在厨房内找到大量的罐头食品。「这应是属于那个奸污慧芳的男
人所有。」雪怡心想,却没有发现那男人已悄悄站到自己身后,男人随即以一块
手帕紧按雪怡的口鼻,雪怡惊惶的不断挣扎,只觉手帕上传来阵阵药味,「是哥
罗芳!」雪怡心中才升起这念头,身躯已不支倒在地上。   心怡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望,只见一个带着银制面具的男人站在身
前。心怡想起慧芳的遭遇,知道这男人就是奸污慧芳的凶手,慌忙想逃离男人的
身边。   可是男人比她更快,一手把心怡握得撞在墙上,再以身躯紧紧迫着心怡的身
体,只见男人不停的把心怡的衣服撕成一条条布砰。片刻间,心怡已全裸的站在
男人的面前。   男人用麻绳将心怡双手缚在头上,在用挂勾吊起,男人拉扯着滑轮,心怡慢
慢被吊在半空,只馀脚尖能碰到地面。男人随即脱去自己的衣服,心怡在半空中
不停扭动身体,男人走到心怡面前,一手一只,粗暴的分开心怡的双腿,嘴巴则
吻到心怡的阴户上,舌头顶开心怡的大小阴唇,钻进心怡紧窄的阴道内,挑逗着
心怡的阴核。   少女的下体流出了愉快的汁液,男人站直身躯,湿吻着心怡的娇唇,二人唇
舌交缠,甚至互相交换津液,男人的双手袭到心怡的乳房上,轻轻揉搓玩弄,直
至心怡的乳头硬直起来,男人将心怡的双腿挂在自己的腰际,粗大的阴茎已抵在
心怡的阴户上,也不待少女作出反应,阴茎已如破冰船般刺进心怡的阴道内。   心怡只痛得梨花带雨,下身传来的撕裂感告知少女已痛失宝贵的贞操。男人
的阴茎刺穿心怡的处女膜,挤进她窄小的阴道内,龟头直抵穴心,抽插着心怡的
嫩穴,处女血混和爱液滴在地上,心怡惨痛的承受着男人每一下强力的抽插。   男人把心怡越抱越紧,直至巨大的阴茎全挤进心怡的嫩穴内,龟头狠狠的磨
擦着心怡的子宫,迫使少女达到高潮,泄射而出的卵精洒落在男人的龟头上,为
男人拉下兴奋的板机。   白浊的精液不停的泄射到心怡的子宫内,足足有五分钟之久,男人满意地离
开心怡的体内。巨大的阴茎满布着残馀的精液,心怡的爱液以及卵精,男人随即
把阴茎插进心怡的小嘴内,迫少女吸个乾净为止。   男人从袋中取出一支细小的物体,心怡认出了是女性自慰用的震蛋,不同之
处是没有了后面的电线,男人把震蛋塞进心怡的阴道内,再用自己的阴茎一插,
心怡感到震蛋已掉进自己的子宫内。男人取出了一个无线电遥控,开着电源,心
怡即时感到子宫内的震蛋作出激烈的跳动,强烈的快感令心怡达到一浪接一浪的
高潮,爱液如潮涌出,流了一地都是。   男人走到心怡背后,把心怡的爱液抹在自己的阴茎上,便再次以硬直的阴茎
刺进心怡的菊穴内,心怡就在剧痛中昏倒过去。   时光流逝,个多小时后,雪怡缓缓苏醒,慌忙查看自己的衣服,庆幸没有受
到侵犯。于是赶紧走到储物室与心怡会合,才打开门,雪怡冷不防被眼前的景象
吓得目定口呆。只见心怡被凌空吊在储物室内,身上赤裸,下身一遍狼藉,明显
已受到侵犯,连续的高潮已令心怡陷入失神的状态,少女的阴户不停流出爱液。   雪怡见状慌忙把心怡解了下来,替她穿上备用的衣物,轻轻唤醒心怡。   心怡哭着把事情告诉姐姐,雪怡心痛妹子成了代罪羔羊,不断关怀安慰她。   由于震蛋仍在不停跳动,令心怡不时达到高潮,走路也相当困难。雪怡只好
扶着她一步一步的走离这伤心地。                 ++++++              第四章(暴劫梨花)   众人经过了一天的搜寻,毫无头绪的回到大堂,一边吃着晚饭,一边检查心
怡的情况。   「这个挤得很入,相信要用强力磁石才能吸出体外。」考慈说出心怡体内震
蛋的情况。   「这儿怎会有那种东西?」雪怡关心地问。   「别担心,过多三、四小时电池用完就不会再跳了。」考慈回答。   心怡辛苦地问:「还要跳多三、四小时才会停吗?」   「我相信是了。待会我到医疗室取些麻醉药给妳服下,就不会这么辛苦。」   考慈回答着。   心怡体内的震蛋已令她先后达到五、六十次的高潮,爱液早已流乾,可是高
潮仍接踵而来。刚巧考慈在走廊的另一端发现了医疗室,里面的药物正好大派用
场。   饭后,考慈独个儿走到医疗室取药。经过一番功夫,终于在柜上找到需要的
药物。刚想离开,冷不防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推得撞在医疗室的床上。考慈抬头
一看,发现先后奸污过心怡及慧芳的男人正站在面前。男人有力的身躯把考慈压
在床上,取出绷带把考慈的双手缚在床柱上,考慈拼命叫喊挣扎,可是她全不知
道,由于室的特殊设计,她的求援声是绝不会传到大堂的。   男人粗暴的撕去考慈身上的衣服,低头吻着考慈丰满的身躯,舌尖一下一下
的舔着少女的阴户,双手则扭动揉弄着考慈的丰乳,指尖紧夹着考慈的乳头,摧
残着少女的身心。   一丝丝蜜液从考慈的秘壶中流出,男人不停吸啜着,彷佛这才是天下极品。   男人抓着考慈的秀发,舌头粗暴的侵入考慈的唇内,逗弄着少女的香舌,吸
啜着少女的津液,双手已用力的分开考慈的双腿。考慈清楚男人的意图,死命夹
紧双腿,可惜大腿仍被男人逐小逐小的扳开。   男人脱去衣物,怒胀的阴茎已抵在考慈的阴唇上,考慈知道,只要男人的阴
茎一插进去,自己宝贵的贞操将会断送,拼命的扭动娇躯挣扎,可是男人的力气
比她强大得多,考慈被男人紧紧压着,阴茎已急不及待的直刺进考慈的嫩穴内。   阴茎先刺破考慈的处女膜,再直挤着少女的穴深处,处女血源源从考慈的阴
道口流出,男人痛狠考慈的反抗挣扎,加倍粗暴的强奸狎玩着她。   考慈的阴肉紧夹着男人的阴茎,男人不理少女未经人事,不停地快速用力抽
插,考慈紧窄的阴道惨被磨损,男人的龟头重重的撞在考慈的子宫壁,每一下的
抽插也顶到考慈的阴道尽头,一波一波的快感令考慈走进欲望的高潮,双腿不由
自主的夹紧男人的腰际,身躯随着男人的抽插而上下扭动,主动迎合着男人的刺
突。   数百下的抽插已令考慈五度高潮,泄射而出的卵精全洒在男人的龟头上,男
人狠狠的咬在考慈的粉颈上,留下吻痕,二人同时在最激烈的战况中达到高潮。   考慈想起自已正是排卵日,慌忙想推开男人,可是男人反挤进少女的最深深
处,白浊的精液暴射填满考慈的子宫与及卵巢,考慈同时感到自己已被男人受孕
成功,即将怀有男人的骨肉,不禁垂下泪来。   半个小时后,男人才抽离考慈的体内。先解开考慈的双手,再反绑在背后,
把她压在写字枱上。阴茎狠狠的插进考慈的菊穴内,直痛得考慈娇躯发软,奄奄
一息。   男人在高潮的瞬间抽出阴茎,再挤进考慈的唇内,就在考慈的小嘴内喷射爆
浆。考慈的小嘴注满男人的精液,多馀的则不断从嘴角流出,形成一条白浊的瀑
布,考慈恶心地吃下嘴内的精液,男人满足地再次把考慈缚回床上。   男人张开考慈的大腿,取出一个金属制的夹子,外型有点像女性用的发夹,
二话不说便挤进考慈的阴道内。金属的表面摧残着少女的神经,男人在夹子上一
按,夹子随即弹开,把考慈的阴道口橕开,原来夹子是一个阴道抗张器。考慈的
阴道被大大的张开,直径近五寸的阴道口令人能清楚看到里面的构造,只见考慈
的肉壁满布着男人的精液,不停的蠕动着。   男人从柜上拿出了一包白色粉末,倒在考慈的阴道内。考慈随即低声的呻吟
起来。那些白色的粉末原来是剧烈的催情药,考慈摆动腰肢,全身疯狂的扭动起
来。丰满的身躯,也渐渐染成粉红色了。虽然心中有屈辱感,但阴部不断地受到
刺激,不断有又浓又稠的淫水分泌出来。   男人打开考慈的双腿,两膝跪在她的股间,阴茎慢慢地又膨大了。男人深深
地将阴茎埋入阴道内,腰部密合着考慈的腰。   男人的肉棒粗暴地在阴道口进出,还不时发出赞叹声。猛烈地摇动着腰,肉
棒在阴部内粗暴地抽动。考慈大叫,身体震动着,她绝望的呻吟声不断地传遍了
整个屋内。   男人骑在这双手被绑、全身裸露的美女身上,肉棒插入她那稚嫩的阴道内。   看到她那因羞愧而发出不绝于耳的呻吟声,沉浸在一种满足的征服感,男人
又慢慢地开始抽送着那阳具。   男人用尽狠劲的前挺,力道强大,使得硕大圆鼓的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
在花心上,顶得考慈闷哼出声音!阳具插入穴中,他的左手就一把搂紧着考慈的
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着!   考慈已经开始慢慢地迷失了自己,一波波的快感的波潮不断地涌来已吞了她
的意志。一声声娇嗔的喘息声从考慈的口中叫出来,快感如电流似地传遍全身。   男人更卖力地在阴户内抽插。考慈被干得粉颊鲜红,阴户里阵阵的的淫水汹
涌的流出,男人上下抖动着腰,把阴茎用力的插入阴户的最底部,紧压住考慈的
身体然后把精液喷射进去。   考慈身体微微地颤动,上半身弯曲颤抖着,指甲抓着床沿,快感很快地袭击
全身,同时达到高潮,考慈沉醉在快感的波潮中,眼中迷失意志已完全浸浴在被
征服的快感中。   男人满足地离开考慈的身体,遗下失神的少女赤裸的躺在医疗室内。   个多小时之后,众人发觉不对劲,于是四出搜索,终于在医疗室内发现奄奄
一息的考慈,慌忙把她带回起居室内。   「先是慧芳,然后是心怡,今次则是考慈,也不知下一次会轮到哪一个?」   雪怡气愤的说。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她们三人现在极需要休息,而我们剩下可动用的
人手则只剩下我、慧仪、雪怡以及婉华四人。」家敏细心的分析着。   「只怕从现在开始,我们只好自个儿单独找寻出路。」慧仪接着说。   「既然大家也没意见,就由婉华负责一楼的书房,慧仪负责地下的花园,而
我和雪怡则开始搜索西面的通道。」家敏分配好人手便率先起程。                 ++++++             第五章(迷失的庭园)   很大!这是慧仪一踏入花园内的第一个感觉,花园内种满了各式的蔬果,比
人还高的矮树群布满了四周,交织成一个大自然的迷宫,慧仪小心翼翼地穿过了
不少树木,花了大约十多分钟来到了花园的中央。这里有一个小型的游乐场,里
面有木马,攀架,滑梯等设施。   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从后紧扣着慧仪的喉咙,慧仪感到一阵昏晕,迷糊间
被人按倒地上,双手更被反绑身后,慧仪迅即清醒过来,只见身前站着一个高大
的男人,面上带上一副银面具,慧仪随即明白眼前的就是奸污考慈等人的魔鬼。   男人抽着慧仪的衣领,一手便扯下慧仪的迷你裙,慧仪一双白里透红的玉腿
迅即暴露在空气中,男人的魔爪此起彼落,片刻间慧仪的裸体已展露在男人的眼
前。   男人把慧仪的内裤塞到她自已的嘴内,消去了慧仪的呼救声,才慢慢地脱下
自己的衣服。   男人的欲望分身正为着眼前的受害少女不停充血,片刻已硬直成九寸长的钢
棒,男人把少女的娇躯打侧,双手用力把慧仪的双腿分开,二人以侧交的形式躺
在地上。慧仪不断扭动挣扎,希望把身边的男人赶开,无奈男人早占了有利的位
置,龟头更已抵在慧仪的阴唇上,男人一手揽着慧仪的纤腰,一手则揉动着慧仪
的乳房,腰间发力,阴茎已刺进慧仪的处女穴内。   男人以侧交的体位奸淫着慧仪,这体位使阴茎比平常的体位更加能深深的插
进少女的体内,男人的肉棒先刺破慧仪的处女膜,再深深的插进少女的体内最深
处,直抵着少女的子宫壁。   通常女性的阴道肉壁也有很强的弹性,但不知是由于慧仪的阴道过于紧窄,
还是男人的阳具过于庞大的缘故,男人的阴茎几乎把慧仪的阴道胀满。慧仪忍受
着刺骨的剧痛,感到下体像被一支烧红的铁棒刺破。慧仪紧窄的阴道内壁紧紧的
夹着男人的阴茎,感受着男人分身的每一下脉动,男人的龟头不断磨擦慧仪的子
宫花心,肉棒在少女的阴道内跳动着,享受着少女阴道内壁的套弄。   男人把少女抱起,放在一个木箱之上,阴茎抽离少女的嫩穴,积聚在少女阴
道内的爱液混和着处女血不断涌出,被男人以嘴巴吸去。慧仪的双脚悬空,背部
朝天的躺在木箱上,男人的阴茎对准了慧仪的嫩穴,以老汉推车的姿势重新插进
少女的体内。男人的双手穿过慧仪的腋下,一手一个的紧握着慧仪的乳房,男人
的嘴则落在少女的颈侧,在慧仪的颈项,香肩等地方留下深刻的齿印,慧仪不停
的流着泪,抵受着男人的狎玩。   男人把阴茎抽出大半,再用力的插入慧仪的嫩穴内,男人的炮身与少女的阴
道肉壁不停磨擦,带给男人极端的快感,慧仪的阴肉随着男人的每一下抽插而翻
弄着,只感到自己的子宫被男人以龟头像撞钟般一下一下撞击着。虽然万分不愿
意,但慧仪的身体却起了老实的反应。   只见慧仪的阴肉紧紧缠绕着男人的阴茎,不断蠕动着,乳头在不知不觉中硬
直起来,慧仪只觉身体深处突然传来触电的感觉,少女的阴道不由自主的紧夹着
男人的阴茎,灼热的卵精由穴心泄射而出。   男人停下动作享受着慧仪的高潮,待少女的高潮平息后,阴茎再次慢慢活动
起来,男人抱起慧仪更换姿势,迫使少女坐在他的身上,以观音坐莲继续抽插,
男人轻咬着慧仪的乳肉,痛楚令少女不断上下扭动腰肢。快感混和着痛楚令慧仪
再次攀上高潮,男人抽出阴茎,以嘴巴不停吸啜慧仪的阴户,把少女先后泄射而
出的卵精舔过乾净,便以正常体位,将阴茎再次刺进慧仪的嫩穴内。   男人不断快速抽插着,强大的冲力不断撞击着慧仪的子宫,由于不断磨擦,
少女的阴道渐渐灼热起来,强大的力道令男人的卵蛋也挤进慧仪的阴道内。男人
的龟头撞破了慧仪的子宫口,硕大的龟头一下子全塞进少女的子宫内,慧仪感到
男人的龟头塞满了自己整个子宫,想起自己今天正好是排卵日,慌忙扭动身体挣
扎。   男人以龟头磨擦着少女的子宫嫩壁,最后集中磨擦少女的穴心,二人深深的
合成一体。慧仪的穴心因兴奋而吸着男人的龟头不放,子宫内的嫩肉包容着男人
的整个龟头,二人在激烈的交沟中双双达到高潮,白浊的精液由男人的龟头泄射
而出,近距离打在慧仪的穴心上,迅速填满少女的整个生殖系统。男人以阴茎塞
满慧仪的阴道,阻塞着不让精液倒流而出,慧仪感到男人的精液灌满了自己的整
个子宫,甚至感到男人的精子正努力与自己的卵子交合着,而自己的子宫却毫不
知情的蠕动着,以吸纳更多的精液流进卵巢内,为这恶魔的精液受孕。   稍事休息过后,男人取出慧仪嘴内的内裤,将自己半软的阴茎塞进少女的嘴
内,仍然强大的阴茎一下子把慧仪的小嘴塞过饱满,男人迫令少女以香舌不停舔
着马眼,双手则揉搓着慧仪的双乳,强大的力度令少女的乳房一片瘀青。   慧仪感到男人的阴茎在自己的唇内再次硬直,男人改以双手抓着慧仪的头,
用力抽插少女的小嘴,每一下也顶到慧仪的喉咙深处。男人的气息越来越粗,终
于在慧仪的嘴内进行了第二次的爆浆泄射。   白浊的精液先注满慧仪的喉间及唇内,男人才抽出阴茎,让馀下的精液尽数
打在慧仪的脸上。慧仪不断扭动回避,可惜男人紧紧抓着慧仪的头部,连环喷射
而出的精液打在慧仪的面上、眼上、鼻子上以及娇唇上,在慧仪的脸上厚厚的涂
满一层奶白的精浆。   男人将慧仪拖到木马旁,将少女紧紧的绑在木马上,阴茎在少女的股隙轻轻
磨擦。「不好,他想肛交!」慧仪的心中才升起这念头,便已发觉男人的龟头已
硬生生的挤进自已的后庭。   男人似乎很欣赏慧仪肛门的紧窄,只见他将阴茎逐分、逐分的刺进慧仪的菊
穴,撕裂的痛楚令慧仪在不自觉下失禁,尿液混和着血丝由二人的交合处滴落地
上。   好不容易男人才将整条阳具插进慧仪的直肠内,男人随即展开抽插,男人猛
烈抽刺了五、六百下后抽出阴茎,再度插进慧仪的小穴内,就在仍旧紧窄的阴道
内再次泄射,直至精液注满了慧仪体内的每一丝空间,男人才满足地离开慧仪的
娇躯。临离开前,男人将一樽奇怪的液体涂在慧仪的菊穴上,才悄悄然的离开。   正当慧仪以为恶梦已经过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出现一只大狼狗,原来男
人涂在她身上的是发情期母狗的爱液分秘,气味引来了这只狼犬。狼犬发现了正
不断挣扎的慧仪,一下子便扑到她的身上,粗糙的狼舌一下一下的舐动着少女的
菊穴,锋利的狗爪在慧仪雪白的背上留下鲜红的爪痕。   慧仪感到粗大的狗屌已插进自已的菊穴内,想不到自己竟被一只畜生鸡奸。   狼犬猛烈地抽插着慧仪的后庭,终于在少女的直肠内射出大量的犬精,发泄
过后的狼犬满足地离开慧仪,剩下身心饱受伤害的少女,半死的躺在木马上。   当家敏和雪怡在花园里发现慧仪的时候,冷不防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
见全身赤裸的慧仪被缚在木马上,脸上满布精液,下身及后庭一片狼藉,背上更
满布野兽的爪痕,明显受到恐怖的侵犯。二人急忙将慧仪送回房间,却没想到独
自探索中的婉华已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                 +++            第六章(凌辱的镜子迷宫)   **********************************************************************   奥丁Talking:大家好,不知不觉间暗黑之馆已连载至第六回,故事
已开始步入尾声,首先小弟要诚心感谢一下一直支持着小弟的各位读者大人。注:
希望真的有人会看吧!   由于早前的电脑问题,存货一扫而空,所以引致第三、四回迟了近一个月才
贴上,在此要向各大哥说声对不起!   文中大部份的女角已先后受到神秘人的侵犯,而众人的结局,尤其是神秘人
的下场也有好几个构思:本人心目中最理想的是男人将在大屋内烧死,或是掉下
山崖不知所踪,若各位有好建议的话,记紧贴下来给我,谢谢!   **********************************************************************   终于找到了!婉华兴奋的看着手上的图表,这是从书房里找到的大屋的平面
图。原来唯一的出路是在主人房内的秘道,婉华根据地图所示,来到大屋的主人
房,推开雕像后的暗门,门后是一条长长的地道,婉华足足花了数分钟才走到地
道的尽头。通过长长的地道,婉华扳开了尽头的活门,充足的光线由门边渗内。   门后是一个广大的庭园,特别之处是房间内满布各式各样的大镜子,仿似游
乐场的镜子迷宫一样。   婉华在迷宫内探索了十多分钟,找到了通往出口的地道,正想将喜讯带返起
居室,冷不及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拦腰抱着。   婉华从镜中的反映看到慧芳等人恨之入骨的男人正紧紧抱着自己。   男人将婉华按在地上,双手不停撕破婉华身上的衣服,婉华在镜中看到男人
怒涨的阴茎已对准自己未经人事的蜜穴,内心惶恐地不断争扎。男人用双脚顶开
婉华的大腿,双手抓着婉华的香肩,用力一拉。阴茎已狠狠的刺进婉华的处女穴
内。婉华从镜中看到自己的阴道口流出失贞的血丝,感到男人粗大的阴茎在自己
体内进进出出,男人的龟头一下一下的撞在婉华的花蕊上,直至男人将龟头全塞
进婉华的子宫内,才停止了粗犷的抽插。   男人以像要捏爆婉华双乳的力度揉动着婉华的乳房,男人以指尖紧夹着婉华
粉红色的乳头,发狂般地向左右拉扯,剧痛令婉华面容扭曲,痛不欲生。不消一
会,婉华雪白无暇的乳房已满布瘀青,男人俯首咬着婉华的嫩乳,在两团雪白的
乳肉上留下深刻的齿印。   男人以正常位将婉华紧压在身下奸淫,阴茎在婉华紧窄的阴道内不停抽送,
婉华身不由己地配合着男人扭动腰肢,婉华的双手揽着男人的厚背,慢慢被快感
的旋涡吞噬。   娇喘的呻吟声由婉华的双唇透出,男人以嘴巴封着婉华的香唇,舌头粗暴地
伸进婉华的嘴内,挑逗着婉华的香舌,婉华服从地吞下男人嘴对嘴灌注过来的津
液,反而把自己的香舌送到男人的嘴内。   婉华的大腿紧夹着男人的腰际,阴道紧紧夹着男人的阴茎,阴肉来回套弄着
炮身,婉华的穴心吸着男人的龟头不放,灼热的子宫嫩肉紧咬着男人的龟头。婉
华特然浑身一震,卵精由穴心泄射而出,打在男人的龟头上。男人以龟头抵着婉
华的穴心不断磨擦,为婉华带来连番的高溯。   男人的龟头突破了婉华的子宫口,插进少女的生殖器内,婉华记起自己适逢
危险期,努力扭动身躯争扎,可是男人的阴茎已进入婉华体内的最深深处,男人
用尽最后的馀力向前一顶,白浊的精液源源不绝的泄射而出,打在婉华的子宫壁
上。   婉华感到自已的穴心正努力吸啜着男人的精液,精液填满了婉华的卵巢再灌
满少女的子宫,多馀的精液倒流注满了婉华的阴道,又浓又稠的满布在婉华的阴
道肉壁上,却毫不流出体外。婉华就在高潮的极峰中晕倒下去。   时光流逝,众人在半小时后才发觉婉华的失踪,慌忙四处寻找,终于在主人
房内发现打开了的暗门,可惜婉华早被男人带往别处奸淫。   当婉华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被紧紧绑在一张妇产科的检查椅上,手脚被紧
锁定着。男人发现到婉华的醒来,缓缓走到婉华的身边,在椅子上按下一个不知
有什么用途的按钮,只见椅子上的机械运动着,慢慢把婉华绑紧的双腿拉开,最
后拉回成近一字的大幅度。   婉华羞耻于最稳闭的地方暴露于男人眼前,努力扭转着身躯争扎。男人一手
紧按着婉华的小腹,另一手取过一把亮晃晃的剃刀,在婉华的阴户表面轻刮着,
婉华幼嫩的阴毛被冰冷的刀锋一一剃去,最后只剩下光脱脱的大小阴唇,惊恐得
不停震抖着。   男人用阴道抗张器硬生生把婉华的阴唇橕开,熟练的翻出婉华的阴蒂,用一
根幼线绑着,轻轻拉开。男人从椅子下取出一枝幼小的水喉,激射而出的水柱剃
刮着婉华的阴道肉壁,多馀而残留在阴道内的精液混和着婉华的爱液流出体外,
男人有技巧的冲洗,丝毫没有触及婉华子宫内的精浆。   男人满意地关掉水喉,将挤进婉华阴道内的抗张器扭到最大,婉华的阴户被
粗暴的橕开,阴道尽头的子宫更暴露在男人无情的目光下。男人将手指慢慢伸进
婉华的阴道内,婉华感到男人生硬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子宫,男人用指尖在婉华
的子宫口来回扫抹,最后将指尖的一小节插入婉华的子宫口内,男人抽出指尖,
发现上面满布自己白浊的精液,确认婉华的子宫内切切实实的注满了自己的精浆
后,才满意的抽出手来。男人将一种浆状物涂抹在婉华的子宫口上,婉华感到自
己的子宫口缓缓收缩,最后紧紧封合着,分隔开子宫的内与外,婉华知道自己只
馀下怀孕一途。   男人以相同的幼线绑起婉华的乳头,将线的另一端绑在天花板的滑轮上,固
定好再慢慢拉扯,婉华的两边乳头及阴蒂被扯得直立起来。男人取出数支针筒,
注有不知名的药物,指尖轻夹婉华娇嫩的乳头,二话不说便把针筒直刺进来。男
人刺完左乳再到右乳,片刻间便将药物全注进婉华的乳房内。   男人也没有忘却婉华被扯直的阴蒂,男人取出一支加倍粗大的针筒,针尖紧
着婉华的阴蒂轻轻磨擦转动,然后用力一送,针尖已刺进婉华敏感的阴蒂内,只
痛得婉华几乎晕死过去。   男人慢慢将药物注入,一边享受着婉华的痛苦表情,好不容易才注射了整支
的药物进入婉华的阴蒂内,男人抽出针筒静坐一旁,等候药效的发生。   原来男人注射进婉华的乳房来的是一种强烈的催乳剂,只需注入小量已能令
一位少女分泌出大量乳汁;而注入婉华阴蒂的则是一种十分霸道的催情药。   过不久婉华发觉自己的一双娇乳越来越热,而且涨大了不少,最后甚至感到
乳房好像要涨爆一样。相对地婉华的下体升起了一阵异常的快感,爱液不由自主
地不停流出,被椅子下面的容器收集着。   男人轻柔地爱抚着婉华热烫的乳头,手指夹着少女的阴蒂,粗暴地拉扯捏动
着。婉华由起初的拚命挣扎慢慢变成享受着男人的狎玩。男人按下婉华的头部,
用大腿紧紧夹着婉华的面颊,阴茎粗暴的插进婉华的小嘴内,男人几乎是坐在婉
华的面上,男人用嘴巴含着婉华的乳头,阴茎便在婉华的嘴内抽插起来。   男人用手在婉华的乳房上不停挤压,婉华的乳汁由乳头激射而出,像喷泉般
射进男人的嘴内。男人不停努力吸啜,直至婉华的最后一滴母乳都被男人挤出乳
房之外,才转过身吸啜令一边的乳房。男人吸了过饱才将婉华剩下来的母乳挤进
旁边的水杯内,足足注满了半只水杯。婉华呆望着杯内属于自己的母乳,多希望
这一切全是梦境一场。   男人也在这时达到高潮,腥臭的精液暴射进婉华的嘴内,婉华含着满嘴的精
浆,吞也不是,吐又不能,只好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喝下口内的精浆,尽管小心弈
弈,但仍有很多多出来的精液沿着婉华的嘴角滴往地上。男人用盛载婉华乳汁的
水杯把这些精液全接着,再混和婉华的爱液,就这样调成一杯奶白的浆液,男人
将液体全含进嘴内,再用嘴对嘴的方式灌回婉华的小嘴内,中间更混合着自己的
津液,男人的舌尖乘隙侵进婉华的小嘴内,粗暴的卷动着婉华的香舌。   婉华正苦苦抵抗着春药的药力,也分不清那杯混合着自己的乳汁及爱液,还
有男人的精液的本世纪最大杰作究竟是苦是甜,就这样喝了下去。   男人将婉华解开推倒地上,饱受春药侵害的婉华已急不及待的在男人的面前
自慰起来。男人将一件类似安全套的物体套上自己的阴茎,那圆套包围着男人的
炮身,露出了男人硕大的龟头,套子表面满布了细小的铁珠,令男人的阴茎看上
去加倍可布。   男人紧按着婉华的双手,以正常位将婉华的娇躯压在身下,阴茎再次插入婉
华的娇穴内。由于药力的缘故,婉华已丧失仅馀的理智,不断摆弄腰肢配合着男
人的抽插。阴茎表面的铁珠磨擦着婉华紧窄的阴道,带络婉华强烈的快感,转瞬
间已被推进欲仙欲死的极乐高潮之内。   男人改变姿态令婉华骑乘在自己的身上,春情难耐的婉华不禁上下扭动着自
己的柳腰,套弄着男人的阴茎,男人以他空闲的一对手紧握揉动着婉华的丰乳。   其实在铁珠的表面亦满布了强力的媚药,铁珠透过磨擦婉华的阴道将药力渗
进婉华的体内,婉华扭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连续的高潮令婉华的阴道不断收缩挤
压,爱液如潮涌出,令地上满布婉华的分泌。   就在婉华的十多次高潮之后,男人也拉下兴奋的机板,男人本想抽出阴茎射
在婉华的娇躯上,可是经过无数高潮的婉华阴道变得异常紧窄,死命的夹着男人
的阴茎不放,迫使男人将精液全注进婉华的阴道内。   男人阴茎表面的铁珠己全陷入婉华的阴道内,婉华的阴道亦被刮伤得红肿起
来,婉华的阴道足足紧夹着男人的阴茎半个小时,待高潮完全平息,才让男人抽
出半软的阴茎。   男人乘着婉华在喘息的时候,阴茎乘机刺进婉华的菊穴内,粗大的阴茎强行
刺进后庭令婉华痛过半死,男人的阴茎在婉华的股隙间进进出出,一下蛮力便将
整条炮身挤进婉华的体内,婉华感到男人再次泄射而出的精液满布自己的肠道,
知道男人已在紧密的肛交中泄精,身体一软便不知晕倒地上。   当婉华醒来的时候已是六小时之后的事情,她发现自己给移到一间陌生的起
居室,唯一的门给重重锁上,而房内堆积了足够一年使用的食水及粮食。婉华知
道男人打算将她软禁于此,忍不住绝望得流下泪来。             (婉华TheEnd)               第七章(真相)   经过了数小时的搜寻,众人失望地回到起居室。   看来婉华已凶多吉小,心怡哭着说出想法。   「唯今之计,我们只好暂时将婉华的事情放在一旁,及早找寻出路,方是上
策。」家敏冷静地分析。   「在主人房的地道有出口的可能性非常之高,看来我们最好集中搜查那儿,
大家有没有问题?」家敏象徵式的问一问旁人的意见。   「有!」慧芳冷冷的传来了反对的声音。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仍由妳来发施号令?」慧芳接着说:「我一早已觉得妳
很有问题。今次的旅行由妳安排,天气一有问题,妳就把我们带来这儿,美其名
为叫我们找出路,实际上是分散我们,让那男人有机可乘。家敏小姐,请妳告诉
我,为何妳这样熟悉这间屋?妳和那男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其他人也觉得慧芳的问题很过份,急忙阻止她再说下去。   就在这刻,家敏发出了近乎疯狂的笑声:「慧芳,妳的猜想很正确。的而且
确,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众人只觉晴天霹雳,不自觉的靠在一起。   「妳为什么要这样做?」慧芳指着家敏的鼻尖直问。   家敏笑着解释:「原因很简单,因为妳是李有仁与何少娟生出来的贱种。」   二十年前,由两名优秀的生化工学家,在这大屋内进行着他们的研究,一个
叫苏有仁,而另一个就是妳的爸爸李有仁,二人名字一模一样,自然地成了好朋
友。   可是贪念将一切都改变了,三年后,二人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发展,姓李的
为了独吞成果,于是串谋苏有仁的妻子何少娟,二人假借庆祝将苏有仁灌醉了,
再将他与当时只得七个月大的女儿一同锁在密室烧死。   可惜他们万万想不到苏有仁二人只是受了重伤而没有死去,他只是半疯癫半
正常地活在这大屋之内。   由于李氏独吞了研究的成果,很快便挤身上流,而何少娟则顺理成章地成为
了李太,而不久更诞下女儿李慧芳。   而可怜的苏有仁,则与女儿苏家敏只好一直躲在大屋内,过着见不得光的生
活。   「爸爸他恨你们夺去他的一切,一直思索着复仇的方法,可惜自知恨不下心
对付那叫何少娟的淫妇,于是便采用了一个极之恐怖的方法。他一生置力研究基
因改造人体的方法,他知道自己恨不下心对付你们,于是以实验改造了自己的基
因,他将数年前令女性闻之色变的蒙面奸魔和午夜奸魔的基因注射进自己体内,
再用药物加以催谷。」   「实验非常成功,失去人性的爸爸随即对自己当时十六岁的爱女施以强暴,
而我的处女身亦是在那刻失去。」   「相信妳们当中,除雪怡外,其他人也嚐过爸爸的厉害吧。我千方百计把妳
们骗来就是要为爸爸报仇,他干妳们时的情景我已全拍摄下来,不久全世界的人
也会看到李有仁与何少娟的女儿的精采表演,保证他们颜面无存。姓李的女儿还
给人弄大肚子,真是太痛快了。而妳们则成为了不幸的陪葬品。」   众人听得冷汗直冒,考慈冷静地说:「可惜现在我们只要拿下妳,迫妳带我
们离开,那一切都会随之完结,对吗,家敏?」   家敏轻松地回应着:「本来是的,但现在若妳们要拿下我,则要问一问妳们
身后的他。」   众人回头一望,发现男人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   家敏接着说:「忘了告诉妳们,他不只是我的爸爸,更是我的丈夫,他为了
保护我及我们的孩子,一定不会容许妳们伤害我。」说完家敏幸福地摸着自己的
肚子。   众人四散走避,逃离房间。   慧芳给家敏当场拿下,而男人则追捕着逃走的众人。   家敏将慧芳带到一间满布刑具的地下室,将她锁在一只形状奇特的椅子上。   慧芳上半身伏在椅子上,背朝天,椅上有两个槽位刚好包容着慧芳的双乳,
慧芳的双脚被锁在椅脚上,慢慢分开。   家敏走到慧芳的面前,脱去自己与慧芳的衣服对慧芳说:「放心吧,我的好
妹妹,姊姊会好好招呼妳。」   说完取出一支女同性恋者爱用的双头蛇,蛇身的两端各有一支假阳具,家敏
将小的一端插进自己的阴道内,大摇大摆的走到慧芳的面前。   「这是最新的压力感应装置,你的阴道夹得越紧,它便动得越厉害。」家敏
兴奋地介绍着。   虽然已有一小半插入了家敏的体内,但剩馀的另一端最少也有九寸的长度,
假阳具的表面满布铁珠,令慧芳惊恐得不停扭动挣扎。   家敏慢慢走到慧芳的身后,慧芳只感到自己的阴道再被异物橕开,阳具已深
深插入慧芳的阴道内。   阳具表面涂满了强烈的催情药,药效刺激着慧芳的阴道慢慢收缩,启动了电
动阳具的开关。   假阳具的龟头抵在慧芳的穴心上,不停旋转,马眼不断将催情药射到慧芳的
穴心,龟头表面满布细刺,不断磨擦着慧芳的穴心,催情药经由细刺注入慧芳的
穴心壁,阳具上的铁珠粗暴地磨擦着慧芳的阴道肉壁,快感由身体深处冒出。   由于阴道的挤压,假阳具的跳动越来越快,慧芳只感到阳具在自己的阴道内
不停跳动,下身一热,卵精已泄射而出。假阳具被慧芳的肉壁紧紧夹着,在几乎
停止跳动的瞬间,阳具爆发了最大的震动,阳具的表面弹出了无数的尖刺,将催
情药不断注射进慧芳的肉壁内。   慧芳忍受着下身的强烈快感,发现不知何时,家敏已将药物注射进慧芳的乳
房内。   慧芳充分感受到催乳剂的药力,只感到自己的双乳膨涨起来。   慧芳重复着数之不尽的高潮,直到最后不支晕倒,家敏才满足地停下了阳具
的抽插。家敏抽出了电动阳具,堆积在慧芳阴道内的雪白卵精不停流出,被家敏
好好的收集起来。   家敏满意地望着昏睡中的慧芳,心中想:这只是妳恶梦的开始。                +++++++              第八章(姊妹奈落)   真相揭露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没命般的逃亡。   雪怡与心怡不顾一切的狂奔着,由背后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二人慌不择
路,推开门走进了一房间内,房间内恐怖的装饰吓了二人一跳。  有SM用的皮鞭、各式各样的蜡烛、三角木马、粗幼不一的电动阳具等都一   一齐全。   心怡紧张地问:「没路了,怎么办?」   「看来只好往回走。」雪怡回答妹妹。   就在此时,厚重的木门被男人推开,男人看了看被困的两只小羔羊,转身将
门锁上。   雪怡眼看逃生无望,唯有背城借一,手持一张椅子击在男人的身上,希望闯
出一条生路。   木椅片片破碎,男人的手刀粉碎了雪怡最后的希望,随之而来的铁拳抽在少
女的肚子上,雪怡痛得弯下腰,男人随即将雪怡按在地上,双手一分,把雪怡的
恤衫撕成两半,露出了姣好的身段。   心怡捶打着男人,希望救出受袭的姊姊,这些举动令男人光火起来,放下地
上的雪怡,一掌打在心怡的脸庞上,男人将心怡推得伏在旁边的一张木桌上,将
心怡的双手缚在枱角边,再狠狠的脱去心怡身上的所有衣物。   心怡知道男人即将强奸自己,心中反而更加欣慰,反正也给他干过一次,再
干多干少也没所谓,若能使姊姊逃过大难,一切也不重要。   可惜男人像看穿心怡的意图,只把心怡缚好,便走回雪怡的身边,一手揪着
雪怡的长发,把少女直拖到妹子的身边。   心怡看着男人将姊姊剩馀的衣物一一扯去,最后粗暴地拉下雪怡的内裤,便
将全裸的雪怡推得压在心怡的背上。心怡感到姊姊的乳房压在自己的背上,与此
同时,男人已顶开了雪怡的双腿,进占有利位置。   男人压在雪怡的背上,三人随之变成一块人肉(淫欲)三文治,男人的左手
揉动着雪怡的左乳,右手则伸到最底玩弄着心怡的右乳,充血硬直的阴茎已抵在
雪怡的阴唇上。   仍是处女的雪怡,不断扭动挣扎,无奈男人早占据有利位置,令雪怡无从发
力。   男人猛地腰间发力,粗大的阴茎已刺进雪怡的处女穴内。   心怡听到背后传来姊姊的惨叫声,知道姊姊也难逃男人的奸污,雪怡也万料
不到自己竟会伏在妹妹的背上被强奸失身。   男人的阴茎轻易刺破了雪怡的处女膜,插入雪怡的阴道深处,处女血由阴道
口流落到心怡的臀上。   男人的阴茎一下子塞满了雪怡的阴道,未经人事的雪怡阴道几乎被男人的巨
物橕破,痛得流下泪来,泪珠划过面颊滴在心怡的颈上。   男人揽着雪怡的纤腰不停缓抽猛插着,龟头重重的撞击着雪怡的穴心,雪怡
感到自己的阴道不由自主的夹紧男人的阴茎,穴心不停吸啜着男人的龟头。   男人不断提升抽插的速度,强烈的冲击力,令身下的两名少女也跟着摆动起
来。   男人吻着雪怡的耳背、颈项,在雪白的背上留下牙齿印。   男人抽出阴茎,改为插进心怡的阴道内,虽然心怡已被男人侵犯过,但也吃
不消男人的巨物,乾涸的阴道痛苦的承受着男人的狎弄。   在插了十多下后,男人再次插回雪怡的体内,就这样轮流奸淫着姊妹二人。   心怡已抵受不住数次高潮而泄身,雪怡咬紧牙关努力抵受着由体内升起的快
感,男人用尽全力一顶,阴茎终于插进雪怡的子宫内。雪怡想起其他人的经历,
记起自己也是在排卵期,哀求着男人不要射到她的子宫内,心怡也苦苦哀求男人
换为射到她的体内。   可是男人无情的否决了她们的建议,更快速地轰插着雪怡紧窄的阴道,龟头
磨擦着雪怡子宫内的每一寸地方,终于将雪怡带上极乐的高潮。   雪怡感到自己的阴道一紧,紧紧夹着男人的阴茎,灼热的卵精由穴心洒落男
人的龟头上。男人也于此时用力一顶,阴茎已插入雪怡子宫的最深处,白浊的精
液泄射而出,填满少女排卵中的子宫。   精液源源不绝的填满了雪怡的子宫及阴道,男人在满泻前抽出阴茎,改为插
入心怡的阴道内,也是一下子顶到心怡的子宫尽头,心怡虽然刚过了危险期,但
其实仍非常危险,说不定仍会受孕成功。男人在填满了心怡子宫之后才满足地抽
出半软的阴茎。   男人让二人稍事休息,分别将二人的双手绑起来。   男人取过来一樽热水、一樽冰水,迫令雪怡含着热水在口,而心怡则含着冰
水,半软的阴茎已急不及待的插入雪怡的小嘴内,雪怡的小嘴像温泉般包容着男
人的阴茎,男人迫雪怡以香舌舔动着龟头,雪怡的舌尖拂过男人的马眼,带出强
烈的快感。   男人改为插入心怡的小嘴内,冰水的刺激令男人的阴茎为之一震,同时享受
着心怡的口舌服务。   男人就这样轮流抽插着两位少女的娇唇,享受冰火之乐。   男人在不久后终于达到高潮,慌忙抽出阴茎,精液颜射到二人的脸上,满布
二人面颊上的每一寸肌肤,男人迫二人舔去对方面上的精液,才满意地放开饱受
奸虐的二人。   男人取过一包白色的粉末,以食、中二指橕开雪怡的阴道,将粉末塞入少女
的阴道内。男人再以相同手法对付心怡,那些粉末其实是海洛英,毒品渗进少女
的阴道内,刺激着肉壁充血收缩,令阴道倍为紧窄。   男人将二人缚座在木马上,缚好双腿紧夹马腹,马背上有两个小孔,刚好对
着少女的蜜穴及菊穴。   男人走到马首的位置按下开关,从小孔内随即伸出两支电动阳具,一前一后
的插入少女的蜜穴及菊穴内。   电动阳具才刚进入体内,便猛烈地转动起来,雪怡和心怡只感到体内的空气
像给迫出身体之外,痛苦地呻吟着。   阳具的前端暗藏机关,阳具感到少女阴道的挤压,龟头像蛇首般一开一合,
咬着少女的花心,将春药注射进少女的穴心内。   心怡和雪怡被阳具钻插得欲仙欲死,高潮蜂涌而出,卵精混和爱液流了一地
都是。   男人手执皮鞭从后抽打着二人的嫩背,留下血痕。间中又 上一篇:【山口山的童话】(1-12) 下一篇:【妈妈桂凤】(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