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妈妈桂凤】(1-3)

【妈妈桂凤】(1-3)



              (一)好友的讲述   2008年的大雪阻挡了村里很多人回家过年,包括我弟弟但除了我。我一
下车就高兴而快速地走向不远处的村落。中午一点多到了家,屋里没人,我知道
妈妈去姨妈家做客去了。但我还是急急忙忙把行李扔进自己的卧室,因为我要去
找住在离我家不到十米的黄猛。黄猛是我从小学到初中的好朋友,一起上学,一
起逃课,一起偷看女人洗澡……   由于大雪的原因,我正看到他在火炉旁边烤火,他身高跟我一样一米七五,
但由于读完初中就开始在家做农活身体很壮,正如他的名字--猛。真是猛男一
个。   我急切地跟他打招呼:「小子,你妈的也不来接我,你不是有摩托车吗?」   他看了看我,没有我想的热情,很淡:「回来了,坐。」   我坐下来了。出乎我的意料,去年回来的时候还高兴得不得了。   「你妈没有叫你不要再来找我吗?」   「我妈干什么不让我来找你?怎么说话这么奇怪了?出什么事了?我妈她去
我姨妈家做客去了。」我惊讶于他的态度,大声说道。   「她什么都没跟你说?也难怪,或许她开不了口吧,那我告诉你。」   「到底什么事啊?」我感觉就跟电视剧情一样,似乎有什么事要改变我的生
活和跟他的兄弟关系。   「你认真听好了,我操了你妈。」他认真地说,嘴上带着邪恶的笑容。   「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心跳了一下,同时蹭地站了起来大叫!   「别吵,我妈在隔壁睡觉。我说的是真的。」      ***    ***    ***    ***   从他口中,我得到以下情况:   农历六月中旬的一天晚上,黄猛跟他妈来我家吃饭后,他妈说家里还有事要
做并且家里没人要回去看家就先走了,而我妈又说还有点事要麻烦黄猛帮忙,他
就留下来。我妈让他先看电视而她先去洗澡。在洗澡的过程中他们两个就闲聊,
可我妈哪知道在他们聊天的过程中黄猛却动了淫意。   也难怪他,人已经二十一岁了,但由于家里穷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嫁给他,他
也是因为要照顾他妈才没有去外地打工而留下来在家种田,哪有机会接触女人?
所以他听到我妈洗澡水的声音就在想像我妈裸体洗澡的情形,更是想起了小时候
和我偷看我妈洗澡的情形,想我妈在洗她的奶子和阴部。他感觉嗓子有点痒和干
渴!   就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他听到了「哗」的一声,他知道我妈洗澡结束了。
他赶紧假装看电视,正在演赵本山的《卖车》。「哈哈……」门口传来我妈的笑
声,他也假装笑,并把头转向我妈。   只见我妈靠在门上两只手在擦头发,由于天热,上身只穿了见背心小褂,两
个大奶子正不停地晃动,由于水没有擦干,背心沾了水就贴在上面更把我妈的奶
子形状完美地勾勒出来,隐约还能看见上面凸起的两点;下面只穿了条内裤。黄
猛似乎都能看见有几根淫毛跑出来透气。我下面的鸡巴又挺了起来。   「那胖子真傻,连这当都会上。」妈妈没有在意她的不妥,因为她一直都是
这样穿的,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她一边走奶子也一边晃动走到黄猛旁边坐下,
妈妈没有注意到有双火热的眼睛正盯着她那丰满的乳房。   「他怎么傻了?你会做这些题目?」   「不是我吹牛,这些脑筋题目还真是难不倒我。」   「这些题目你都看过当然你知道了,我出个题你肯定不答不上来。」   「就你也会出题?初中的水平还是难不倒我的。」我妈妈笑着跟他开玩笑,
却不知道这笑让黄猛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得到我妈。   他其实真的不知道有什么题目,因为家在乡下而他又没什么文化,村里人都
嫌他没本事不会赚钱都不理他,除了我会给他发发信息外,但恰恰是我发的信息
成功地帮他挑起了我妈多年的欲火。   「打一样东西:本来是硬棒棒,插入一个洞里一运动就变软了。」他色色地
又假装正经地说。   我妈一听就猜是男人的鸡巴,她也没想到他会出这样的题目:「没想到你也
会不正经。」   「我怎么没正经了?我看你是不知道吧?还说人家赵伟傻,我看你更傻。」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们男人的鸡巴。」我妈被他这一激就说了出来,
「下次告诉你妈去,你这孩子都变坏了。」   「哈哈!」黄猛看我妈竟然说出了「鸡巴」,下面又「得意」地点了下头,
「错,答案是:硬的糖果。你怎么会想到那去了?是你想了吧?」他故意取笑,
不,应该说是调戏我妈。   「你……再来一个。」我妈被他说得有点心跳。   「好,打一部位:站着是合的,蹲着是开的。这次可不要猜错了。」   「你……又是这样的题目。」我妈理所当然想到了下面的阴部:「不知道!
快点告诉我答案!」   「不知道?是不是又想歪了?我可得想知道你的答案。」他故意问。   「要死啊,越大越不像话。好,我想到了阴部。」   「为什么呢?怎么会想到阴部?真的太色了。」他看了看我妈只有内裤包着
的阴部。   「阴部是站着的时候是合,蹲着是开的。」我妈有些小声又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都没有人跟她这样的对话,下面也有点点痒了。   「那你的阴部现在是不是开着的?」他无耻的问道。   「坐着当然是开着的,不但我的是开着,你妈的也开着,全世界的女人都是
开着的!」我妈大声叫道,似乎生气了:「答案是什么?」   「当然你说错了,答案是衣领。按你的答案,世界上就没男人了。」   「你们男人果然是色鬼,本来以为你是好孩子,没想到也这样。」我妈一直
把我当孩子,当然也就把他当作是孩子。   「要说色你们女人更色,没听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吸土吗?」
黄猛从我妈挺立的奶头看出我妈其实已经春心已动,但又不敢强来:「今年你才
四十二,不过我看你不用到五十就可以达到『坐地吸土』的境界了。」   「什么叫『坐地吸土』?」我妈已经知道他再调戏她,但她似乎想「遇见色
狼就对着干」,很配合地跟他对话。   「就是你坐在地上,你的阴道就能够把地上的土吸起来,不信你可以坐下试
一试!」家里住在老围子里,地面还没有水泥,也就我们两家穷才没有搬出去,
其他人家都已经搬出里这二十米开外的新开道路旁边去了。   「试就试。」我妈真的坐下去了,过了会儿站了起来,自己看看下面:「哪
有什么土?」   「真的没有?我看看。」黄猛就真的凑近去看,只见内裤把我妈的阴唇的形
状勒得跟馒头一样,连缝都看得见。其实他也没信能吸土:「用手摸才知道有没
有。」一边说一边就隔着内裤把手按住我妈的阴部,『真软,等会儿操起来肯定
舒服!』他想道。   「还真没有,那是因为你方法不对,你按我的方法肯定可以。」   我妈这个时候被他手一摸,就觉得人软了下来,感觉里面好痒,一种久违的
感觉从脊梁骨传到大脑,很舒服的感觉!就不由得听他的话坐了下来。   黄猛走到我妈背后,让我妈用手撑住前面把大腿尽量分开,并自己一边摸我
妈的屁股一边按,让我妈的阴部更贴近地面,同时偷偷的把鸡巴从裤子里放了出
来,让它轻轻地碰我妈的屁股,真的让他爽死了。我妈也是感觉到了他的鸡巴,
屁股也摇了摇。   这个时候,他把鸡巴塞进裤子,但并没有塞进内裤,跑到我妈前面,跟我妈
说:「我压压就可以了。」说着就蹲着把我妈压在下面。你猜我妈什么反应?我
妈只觉得有些重,同时抬头看了看,竟然看见裤子里的大鸡巴冲着她,「啊!」
我妈轻声叫了句。   这个时候黄猛这小子正摸着我妈的屁股沟,顺便还隔着裤子摸我妈的阴唇,
搞得我妈下面淫水冒了很多,同时竟然不自觉地伸着舌头舔了下黄猛的鸡巴,我
妈真的好几年没有碰鸡巴了,所以又不由得给黄猛吸鸡巴。这个时候黄猛感觉到
了我妈的舌头在吸,竟然连连点头,让我妈碰一下又跑了,搞得我妈得又得不到
很难受。   「好重。」黄猛听到我妈的叫喊,顾不得舒服就站了起来,就想插我妈妈。
我妈顿时站了起来,这时他竟然发现裤子上真的有土!   「你真的是骚,果然是『坐地吸土啊』!」   我妈一听也不由得往下看:只见内裤正对着阴道的部位有一圈土!你道这是
为什么?因为我妈被他搞得欲火难耐,又是摸又是鸡巴的刺激,阴道流了很多淫
水,由于内裤的原因滞留在里面被内裤吸收了,而内裤一湿竟然把土黏在上面!
这就是吸土的原因。由此可见我妈流了多少淫水,多么渴望有根鸡巴。我妈不由
得躺在地上,闭上了眼睛,等待黄猛的鸡巴来操她。   黄猛当然也不客气,掏出鸡巴就往我妈的阴道捅,可惜没有经验,竟然多次
没有进去,搞得我妈是奇痒难耐,不由得抓住了黄猛的鸡巴对住自己的阴道,轻
声说:「插进来。」黄猛这才得以进入。我妈只觉得全身都被堵住了,久违了的
感觉,久违了的鸡巴,用力操吧!   黄猛也是不停地把鸡巴抽出插入地进入我妈的淫穴,而且每次都全根而入、
尽力而插,淫水被插得四处乱溅,且不时地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同时还
有屁股撞击的声音。   为了更好地插我妈,黄猛把我妈的腿分成M型,同时抱住我妈的腰狠狠地把
他那怒胀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地插入我妈妈的骚穴。我妈也被他强而有力的撞击不
时发出诱人的淫叫--尽管自己尽量控制了,但还是控制不了。   黄猛第一次把自己的精液射进女人的身体,射进我妈妈的阴道深处……      ***    ***    ***    ***   「这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你妈。从此我经常晚上去你家操你妈,你妈也很
喜欢我操她,直到……总之,你晚上跟你妈说:如果你把我的事告诉村里人,我
也把你的事公布于众,告诉你儿子只是一个警告!」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他的家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在自己家里的电
视机前!我看着地,这里就是黄猛第一次操我妈的地方。根据黄猛的描述,还是
自己的妈妈想男人操她勾引了他,真的无法相信,看来只有到晚上问妈妈才能知
道答案了。   到底黄猛有什么事?我将怎么面对我妈?我妈有会有如何的解释,故事将如
何进展,请听下回分析。               (二)洗澡的妈妈   我坐在电视机前,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全部都是些关于这件事的想法:怎么面
对妈妈?我要不要问她?黄猛为什么要告诉我?妈妈真的被她操了吗?怎么会这
样?……时间在我脑子一片混乱中渡过。   「儿啊,怎么都不开灯啊?」妈妈的声音响起。   「啊?」我这才发现灯已经开了,看看时间,已经5点半了。   妈妈站在门口看着我。   妈妈随后进了客厅,把身上的行李和手提袋放到地上。我看着妈妈忙碌的身
影、稍瘦的身体,心里不是个滋味。   「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煮点面条。我刚才在姨妈家吃过了。」妈妈关心的
说。   「不用了,我这有泡面。」我有点痴呆的说。   「那你先吃,顺便烧水洗澡,我去把外面的柴火给整一下。」   看着妈妈一闪即逝的背影,我茫然无语。   ……   「儿啊,吃了没?水烧好了没?」还没进门就听见妈妈的声音。   「嗯。」直到刚才,我脑子里都还在想着黄猛和妈妈的事。   「哎,怎么都不晓得弄一盆火啊?天气怪冷的。」说着,妈妈提着火盆就想
去厨房。   「妈,我来弄,你先去洗澡吧,都忙了一天了。这火不急。」看着妈妈的忙
碌和关怀,我的心一下就热了,伤心难过的事感觉一下就抛到了脑后。   「好吧,那我先洗澡去了啊!」   「哎,怎么还不弄火盆啊?小心冻坏了。」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让
我清醒。   「就弄。」我提着火盆到了厨房,坐在灶头的添柴处。   「你是不是不冷啊?起个火都要人叫几次。」   其实我很冷,但是已经麻木了,心的感受让我感觉不到冷。但我一抬头看向
妈妈,我的整个身子都热了起来。   或许因为我是他的儿子,又或许是她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生活,妈妈洗澡
时并没有把已经破旧的布帘挡住洗澡的地方,我抬头答应她的时候,正好看见妈
妈举手把毛衣和内衣(非胸罩)撑起来挡住了脸,并看到了妈妈一个稍微下垂的
32C奶子。   我的肉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浑身火热,脑子里蹦出黄猛的话:「我经常
晚上去你家操你妈,你妈也很喜欢我操她。」   但妈妈并没有意识到她对我的刺激:「这么冷的冬天不起火,会感冒生病的
啊!」妈妈一边说一边把上衣往上脱,奶子随着妈妈的脱衣微微抖动。   「哎!」妈妈轻叫着,我看见妈妈的奶子抖动得越来越厉害。   「啊……」妈妈轻喘,妈妈终于把衣服脱下来了,同时我看见妈妈的奶子也
翘立在空中最高处,煞是诱人。   「天气这么冷,本来想快点脱完就洗澡,没想到反而慢了。」妈妈一边说话
一边看向我,吓得我赶紧装作去夹火种(就是木柴烧完了后剩下的,农村为了节
省)。   「天气冷就不要洗啊,真是的!」我说着,同时眼睛偷偷瞟向妈妈。其实我
不冷,反而热,因为妈妈的身体而热。   只见妈妈弯下腰,另一个由于被墙壁阻挡而没看见的奶子也出现在我的视线
里。妈妈的奶子由于重力而集体下垂,看起来像两座大山,隐约还可以看见两颗
乳头在顶上吹风,随着妈妈的动作而摇摆不定,仿佛在向我招手,要我去攀登妈
妈的两座高峰。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懒啊?鞋子都穿臭了还要继续穿。」妈妈笑着拿我七
岁时的光荣事迹取笑我,同时把腰升起。但我注视的是妈妈的奶子不断崛起,然
后蹲下去洗澡。   「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没心情去想什么,只想继续看妈妈冬天中的春
光,看着妈妈的手在她身上不断游走,我更是热血沸腾,硬棒不住地点头哈腰,
脑子里更是呈现出黄猛用他那粗大的阴茎不断地抽插妈妈的镜头。   「晚上你要洗澡吗?」妈妈又问。   「嗯。」   「果然是比小的时候爱干净了。记得把水都洗掉啊!看看还有多少水?别浪
费。」   「嗯!」我心里一阵狂喜又是紧张,因为这样可以有更大的角度看妈妈了。   可惜我失望了,当我走到锅前,妈妈是蹲着洗的,前面又有水桶,加上妈妈
的长发,只能让我看见妈妈的光手臂。由于角度太正,甚至连胸部的轮廓都看不
见。还不如在烧火处呢!至少可以看见乳房的抖动。   「还有很多水啊!而且水还很热。天这么冷,我只想『擦身子』而已,我根
本用不了这么多。」我说着,转过头看着妈妈的身子,对妈妈进行语言性交。   「那你给我加点热水,我都觉得冷。」   妈妈的话让我震惊!高兴、紧张得不能形容,一定要再加上两个字才可以:
极度。我拿起勺子打满了热水,慢吞吞的走向妈妈,不好意思加上心里害怕,我
不敢正视妈妈,只能偷瞄。   这时妈妈向后挪动了几步,突然(用突然是对于我来说)仰起头说:「水还
有很多吗?」   靠!吓死我了,差点就要把水给掉地上了。   「多,还很多。」我小小声的说。   (老子还有很多精水,妈的,妈妈的乱发加上仰视,感觉就要我射精到她脸
上一样。)   「水倒进来吧!小心溅出来。」妈妈挺了挺胸,却忘记了我是男人。   我弯下腰去倒水,故意把视线往下看而不接触妈妈的眼睛,盯着妈妈的两个
大奶子。日!还真够大的,怕是我一只手都握不住。顺着乳峰往下,看见妈妈的
阴毛贴着肉,黑黑的(下面都是黑的)。   「看不清楚,能站起来就好了。为什么这个时候不洗了?要是能让我看见妈
妈的手在摸自己就好了!」我不由得意淫着。   「倒好了?还不再添点?」妈妈的话又打断了我纯洁的心灵。靠!都想出神
了。   「妈,你干脆把这桶倒掉,都冷了,锅里水还多着呢!够。」我想给妈妈多
添几次水。   「嗯,那你走远些,小心水溅到你。」   我刚想走远些,却看见妈妈站了起来,弯着腰,两个乳房蹭的一下出现在我
眼前。   「好大!」这就是我脑子里的想法。   刺激还没结束,妈妈双手把水桶提了起来,把胸部遮住了。日!为什么要遮
住胸部?却突然发现妈妈下面漆黑一片,浓密的阴毛紧紧地贴住阴户,从阴阜一
直延伸到神秘的洞口。   「哗……」水顺着阴毛而下,把阴毛变成倒立的三角形,水珠沿着妈妈的耻
骨流入阴唇,似乎还沿着凹沟进入阴道。我呆了,没想到一句话竟然让我有这么
意外的收获,而意外却没有停止。   「你还是看电视去吧!我洗完了叫你。」妈妈冲完水对我说。   「哦!」我提着火盆不舍地看着妈妈光溜溜的身子在灶头前打水,雪白的屁
股不停地扭动,从后面看,更是看见妈妈两片肥厚的阴唇正随着舀水的动作一张
一合的。   受不了了,撤!我来到电视机前看着火盆出神,我的欲火就如盆中炭,就要
把我熔化。   「我在你家电视机前把你妈妈操得淫水直流,你妈妈还淫荡地叫着舒服。」
黄猛的话蹭的一下出现在脑海里,『这里就是他操妈妈的地方。』我竟然不由得
蹲下来看着火盆旁边的地,用手摸着。   「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从偷看妈妈春光的刺激中醒来,又想起黄猛的话:「你跟你妈说,如果她
敢说出去,我就把操你妈的事情也捅出来!」我要怎么办?   厨房的结构图:   (日!黏贴不上来,只能通过附件方式了。)               (三)妈妈的讲述   我正在胡思乱想又极度挣扎的时候,妈妈迅速地拿了张小凳子坐在火盆旁边
烤火。妈妈穿上了厚厚的外套,人整整大了一圈,把两个伟大的胸部都遮成了飞
机场。   「冷死了,今年冬天特别冷,还下了这么大雪,什么都做不了。」妈妈一边
伸出手烤火,一边跺脚。可以看出妈妈确实冷得厉害,因为能从厚厚的外套上看
到妈妈的奶子在剧烈波动。   「妈,冷就上床睡觉吧!」我忽然很想远离妈妈,不想见她的感觉。   「这才7点啊!这么早睡觉哪睡得着?你困了?那你先去睡觉吧!被子前天
刚晒过。」   「我不困,我也睡不着啊!我再看会电视。」提到电视我就冒火,妈的屄就
是在这里被人操的。   或许是年龄的原因,或许是很久没有见面的原因,或许是从小就缺乏沟通的
缘故,我跟妈妈似乎就像陌生人一样坐着,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想问她是不是真的跟黄有过关系却又不敢,我只是配合着妈妈有一搭没一搭地闲
聊。   「妈,自从爸爸去了,我和弟弟又在外面,你一个人在家也挺闷的吧,晚上
怎么过啊?」   我慢吞吞的悉瑟着,似乎干了见不得人的勾当,因为我慢慢地倾向想知道事
情的真相。   「唉!」妈妈叹了口气:「还能怎么过,凑合着呗!」   「怎么凑合啊?平时也这样看电视过?」我不满意妈妈的回答,故意挑起话
题,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也看电视,要不就跟婶婶、你大嫂和黄……他们打打牌、聊聊天,要不就
睡觉了。」   「那不是很无聊?哎,爸爸离开我们都两年了,难为妈了。对了,黄猛他照
顾得你还好吧?明天我想去找他。」我故意提起黄猛,看看我妈的反应。   「黄猛?儿啊,他不是以前的他了,他变坏了。」妈妈的表情并没有我想的
吃惊或不安,反而是带着怀念和惋惜的语气。   「变坏?怎么变坏了?怎么没听你说啊?」   「就是……唉!怎么说……」   看着妈妈吞吞吐吐,我冲动的说了句:「是不是你让他变坏的?」   妈妈眼睛盯着我,胸部明显地起伏,表情吃惊:「你说什么?是不是听到什
么风言风语了?」   「你觉得我听到了风言风语?」我顿了顿,看着妈妈,她有些害怕,刚想开
口说话,我立即打断她说:「今天下午我去见黄猛了,他都告诉我了!」   妈妈听完我的话,整个人都惊呆了,从她惊慌的眼色中我看了出来:「他说
什么了?」   我把黄猛今天说的话转说给妈妈听,妈妈整个人都看起来没有表情,似乎人
很认真的在听,其实她根本就没有听我说什么,因为她的眼睛在不停地转,似乎
在考虑着什么。   「妈,他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在这操过你?是你引诱他的?」我故意说得
粗鲁,其实在转述的时候我就越说越露骨。   「是!」妈妈叹了口气:「他说的都是真的,但这并不是我们的第一次,就
在发生这个事的中午……」      ***    ***    ***    ***   那天中午,我吃完饭睡觉,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觉得大腿有什么东西在
爬,我就顺手去挠,发现竟然是一只手!我心里一惊,就想叫起来,却又突然想
起肯定是黄猛在摸我。   一想到是个男人在摸我,我竟然有一阵的欣喜,很期望却又害怕。于是我假
装没发现他,把手拿开。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有什么动静,我以为他被我吓跑了,
刚睁开眼想起来,就感觉到屁股上有只手在摸我大腿。   由于天气太热,我只穿了条裤衩和背心睡,我很兴奋,就任由他摸,但他并
没有太用力,大概是怕弄醒我。他的手越摸越往上,这时候他的手隔着裤衩摸我
的屄,刚开始轻轻的摸,过了会就揉,最后用手按,我是越来越舒畅,被摸得屄
水不停地流,他应该也感觉到了。   这个时候他竟然把我的裤衩拉松,因为我的裤衩本来就大,所以很容易就被
他拉开,我以为他要再摸我,可是等了近一分钟都没等到他的手指,正在想怎么
回事的时候,就发现有根热热的棒棒不时地顶我的屁股和阴户。   我知道那是他的鸡巴,一想到鸡巴,我的心又热起来了。自从你爸爸过世,
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做爱的滋味了,可是我又不想对不起你爸和你,只不过……   他没有操过女人,肯定没经验,我把腿夹紧他就插不进来了,从他一直在用
鸡巴顶我的屁股就可以看得出来。可是我的屁股离床沿还有点远,所以他的鸡巴
就只能够到我的屁股了,于是我故意弯腰把屁股移去床沿,果然,这个时候我就
感觉到一根大鸡巴在磨我的阴户。   我能感到他的龟头分开我的阴唇,由下到上地滑动,不时顶到我的阴蒂,我
的骚水肯定沿着他的鸡巴流了过去。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就用下面压住的手在揉
我的奶子,好舒服。   这时我感觉他的鸡巴不停地在顶我的阴户,我知道他是想插进去,但他没经
验,加上我夹紧了,所以他进不来,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可是我一不小心把屁股稍微翘了一下,再把屁股轻轻的移了一下,我就感觉
到一根粗大的阴茎破体而入。他的鸡巴好大、好热,堵得我里面满满的,烫得我
心里痒痒的。   天……他竟然插进来了。对不起!老公、儿子。   他开始慢慢地抽送,我能感觉到他的鸡巴在不停地一进一出,而且还能听到
「噗嗤、噗嗤」的声音。可是才刚插了二十多下,他竟然不怕把我操醒,开始快
速地抽插起来,而且力气明显大了很多,我知道他要射精了,可是我还没有享受
到,我想他继续操我,可是……他射了,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我竟然也高潮了。   他射的时候把鸡巴用力地插进来,龟头顶住我的子宫口,精液像子弹一样一
阵接一阵的射了进来,打得我痒痒的,好爽。我从来没试过被精液射得这么爽、
这么痛快。   只是我刚想温存的时候,他却把鸡巴抽了出来,然后听到他走开的声音。我
不由得把手摸往自己的下面,好多啊!都湿透了,而且还不停地往外流。   这就是我被他强奸的过程。然后晚上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中午有来过?他
说没有,然后还假惺惺的问:「什么事?」我告诉他,我被人强奸了,接着他就
再一次强奸了我。      ***    ***    ***    ***   妈妈其实说得很简单,但是我感觉她竟然很投入,好像在再一次回味被强奸
的过程。   「那你们后来又是怎么回事?他说后来还操过你很多次!」我很兴奋、很变
态,鸡巴竟然翘起来了,而且也很投入妈妈的故事。真贱!   「儿,你知道我虽然是你妈,但也是女人,我也有需要,从你爸爸过去之后
我就再没有男人。」   「那为什么你和黄猛……」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后来……」                (待续)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暗黑之馆】(凌辱17岁少女) 下一篇:【二次元美女大乱斗】(1-3)